主站《全职高手》
转载请先申请授权

看文要注意主页链接
看主页链接先看“目录脑洞”
更文不定期,病中休学党

粮食谱
韩张/all张,all莫(无张莫),
伞修/叶all(无修伞、韩叶),
双花,林方,喻黄,江周,方王,
双鬼,高乔高,刘卢刘,等等

【全员向】异端[1.6]

【全职】异端·诺水素清:  

打的CPtag和出场人物tag,占tag十分抱歉。

还在假条期间,抱歉。

高能预警:大量梵雅库勒语来袭!大量梵雅库勒语来袭!大量梵雅库勒语来袭!这不是演习!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不过……梵雅库勒语文中有直接句译。

如果有可能的话,来年七月诺水素清将在B站做一个异端语言教程……不过,还在策划之中,不抱多大希望。

最后,求评论QAQ


【文章】异端

【作者】诺水素清

【前文链接】1.11.21.31.41.5

【文章辅助】空积城概览梵雅库勒语


第一卷:荆棘刺与最后的冠冕

第六章:箭在弦上


       “Conyi ma knasul iety ra lumutol,wysmti elani?”(梵:你将要去哪里,我的孩子?)

       背后传来的声音让张新杰浑身一僵,艾普斯辛到底还是注意到自己要离开圣殿了。张新杰有些苦恼,他没想到Eda来的这么快,但这也是必定会发生且自己不得不面对的事——没有谁能瞒得过光明圣殿的教皇,尽管艾普斯辛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甚至感觉比方老师还要年轻,但他少说也是有三百岁了。从卑微的信徒到如今的教皇,从默默无名到世界闻名,尽管他并没有经历过冬天,但绝对承受过战乱,他甚至发起过战争……面对自己的Eda,张新杰实在不能指望自己可以瞒住他多少。

       张新杰看了看眼前,自己正站在主礼拜堂,整个光明圣殿最华丽的地方,而自己的面前就是离开圣殿的出口。白石柱分割出顶天立地的大门,阳光便从那里毫无顾忌地穿过来,照亮整个大殿。到处都是金闪闪的,张新杰似乎能看到Eda那漂亮的鸦羽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样子,尽管张新杰背对着他。

       这里是最能感受到阳光温度的地方。张新杰感觉自己的脸颊因为这“肆无忌惮”的“神圣”的阳光而感到发烫,甚至有些发麻。空积城一天最热的时候将要来临,正午快到了。

       张新杰沉下眼睑,呼出一口气,借此来压下心中隐隐的不安,当然,还有皮肤上的一层颤栗。他转过身子,抬起头,毫无畏惧且坚定地直视着那个人。

       “Edatha.”(梵:父亲。)

       “E…Edatha.”(梵:父……父亲。)

       艾普斯辛重复了一遍,随即苦笑了一下。这十年来,自己养的小不点可是很少用这样严肃地方式来称呼自己,若是有,就是他犯了什么错,或者做了什么心虚的事,或者有什么小秘密一不小心被自己撞破了。

       上一次小不点这么叫我还是因为偷偷养猫被我发现了呢。艾普斯辛一边细细回忆着,一边走上前,与新杰的举例更进。他左手缠着玫瑰念珠,又伸出右手揉揉孩子的头发,还是那么软。小家伙因为自己的举动把头仰得更高。艾普斯辛透过那镜片,端详着那双湛蓝色的眼眸,天空一样的颜色,海一样的颜色。他见过这双眼睛里的可爱,烦恼,任性,委屈,当然,还有他不该有的智慧与“阴谋”达成后的小小的得意。但是这样的坚定与决绝,似乎还是第一次见。

       艾普斯辛知道,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这双眼睛里出现这样的坚定与决绝,但是当他真的出现了,自己反而不舍得了。艾普斯辛不觉得难过,也不觉得失落,当然,也没有什么欣慰,这种不必要存在的情绪,艾普斯辛早在两百多年前就自我舍弃了。

       艾普斯辛不再揉新杰的头发,他转手滑过新杰嫩嫩的颧骨,又捏了捏婴儿肥的脸蛋。

       “Wys ietyong sall ram alus , iety?”(梵:我将再也见不到你了,是吗?)

       “Ietslong!O ie dlearkt rlam…alus!Eda…”(梵:不会的!我会陪着您…一直会!爸爸……)[注]

       “Shhh…Ietslong pry falnii kongs eyma, wysmti elani.”(梵:嘘……永远不要做无望的保证,我的孩子。)艾普斯辛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Wys ietslong confulsy ramtass misakig, lani.”(梵:我永远不会拒绝你做的决定,孩子。)

       “Eda…”

       张新杰有些不知所措。这是自己叫了十年父亲的人。他可以知道自己要离开,但是他会知道自己将要做什么吗?如果他知道了,还会原谅自己吗?

 

       “呵……”艾普斯辛似乎看透了张新杰的小心思,无奈又不可置否地摇了摇头。他半蹲下身子,让自己与孩子差不多高。艾普斯辛平视着张新杰的眼睛,问道:“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吗?”

       张新杰歪歪脑袋,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又饶有兴趣。

       艾普斯辛又搓了一下小子的头发,沉下声音,用古梵雅库勒语说道:

       “Donky me kado。”(我为本我。)

       张新杰瞪大了眼睛,用古梵流利地接道:

       “Me shak konglamyi.”(我即为世界。)


       他真的忘了,眼前这人从来都是一个疯子,尽管他看上去比谁都正经。

 

       “少天,我真的听得到你的想法。”脑海里再次传来喻文州的声音,“管住你的大脑,我可不想听你说我的坏话呢。”

       黄少天觉得自己鼓起了这辈子最大的狠劲瞪了一眼喻文州,可他还是得体微笑,脸上没有丝毫波澜。

       “你……真是疯了!天哪!你疯了!你竟然在光明圣殿底下用术法脑我!天哪!我的神龙!我的尼尔卓耿波尔!我的梅拉契斯维格![注]哦,我的神明!你绝对是疯了!你简直是一个疯子。我就该知道,天啊,我就该知道!在老魏把你带回来的时候就该知道,在战场上活下来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一个正常人呢!方大大到底是怎么了让你继承他的衣钵!天啊,真的,你简直是疯了,你不要命了,你……”

       “信息量很大……”喻文州从黄少天的大脑里抽回自己的术,一脸冷漠。

       “压力山大啊……”郑轩在脑海里感叹道。

       “喂喂喂!”黄少天朝喻文州使了个眼色,大脑里的小人疯狂地喊着,“你还在不在我的脑子!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

       “在……”喻文州有气无力地回应。

       “你真是不要命了。”黄少天“说”道,“光明圣殿为了防范术士做了那么多可怕的措施,你竟敢在人家老巢里堂而皇之的用这些!如果被他们检测到法术波动,我们三个都要完蛋!都要完蛋,都要完蛋知道吗?你知道完蛋的意思……”

       “现在不是还没有检测到吗?”喻文州在脑海里无情打断黄少的话,又一脸平和若无其事地跟着队伍前进,“他们可以道高一尺,我们就可以魔高一丈。”

       “你就这么自信吗?”黄少天也注意到自己的表情容易露馅,勉强地控制住自己的惊愕,跟着大家同行,“就你的施法速度?干什么都是慢慢吞吞,慢慢吞吞的!万一一不留神被圣殿的人发现了,你有那个时间来隐藏自己保护自己嘛!你这个吊车尾!”

       “可是……现在圣殿真的没发现……”郑轩弱弱地插一句。

       “我对自己术士身份的自信,就如同少天对自己剑客身份的自信呢。如果真的要出事,不还有少天和冰雨吗?”

       “Dumtas!”黄少天脸一红,噎了半天才憋出一个索克萨尔国骂。

       “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少天。”

       “我知道。”黄少天静下心来,“我相信你。法场肯定要劫!蓝溪阁不能失去任何一个朋友。我们可是筹备了这么久,就是为了今天,绝对不可以功亏一篑。”

       “箭在弦上,压力山大啊。”

       “人家那是不得不发!”黄少天在心里默默白了郑轩一眼,“可是我们不知道老魏和方老师现在的情况……”

       “少天,我的术法,你的冰雨,郑轩……没带武器……劫法场我们会有多大把握。”喻文州再次打断。

       “这里人很多……”黄少天环顾了一下四周,好巧不巧与守卫在道路旁边的圣骑士来了一个对视。圣骑士面无表情让天不怕地不怕的黄少有些发怵,他给了那圣骑士一个龇了满口大牙的笑脸,然后转过头来,一脸惊悚。

       “光明教的神职,莫洛尔帝国的贵族怎么杀都行,但绝对不能伤及这些看热闹的平民百姓,他们到底算是无辜的。”喻文州补充道。

       “知道啦知道啦!蓝溪阁的宗旨我可是比你知道的早啊,吊车尾!”黄少天有些嫌弃,“我们第一次来这里,把握……”黄少天细想了一下,“如果两位前辈在的话成功的把握会是70%,但是只有我们三个……蓝雨的机会只有50%,绝是不能再多了。”

       “压力山大啊。”

       喻文州仰头看了看,他似乎能看到光明圣殿的祭台,时间越来越少,终点也越来越近。

       “可是喻队,前辈该怎么办?你是不打算救了吗?”

       “郑轩你终于能有一次问到点子上了。我说喻文州,我们能不能救下徐景熙是一回事,咱们蓝溪阁的老前辈的生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两位老前辈绝对不能出事,可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他们被关在哪里。如果我们劫了这场子,成不成功不说,光明圣殿和生命法庭一定会对两位前辈动手。十年来,蓝溪阁的核心可只有我们五个人,如果前辈也遭遇不幸……那广尔克斯就真的完了。”

       “黄少说的对啊……”

       “我知道,但是我并不认为……”喻文州盯着王杰希的背影,“我不认为生命法庭真的抓住了前辈们。”

       “你确定?”黄少天吃惊地话都少了。

       “不,我不确定。准确来说,我最多有半成把握。”喻文州回答道。

       “那半成是怎么来的?”机会主义者总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但又说不上来那的目光是从哪里来的。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自从我进入那个酒馆以后,再到那个经历过冬天的老先生,再到圣殿骑士长来闹事,再到……微草王杰希。”

       “老先生怎么了么?”郑轩很疑惑,“我在那家酒肆工作了好久,除了他成天神神叨叨,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一个记忆不清楚的老头子吧。”黄少一边皱着眉头寻找那个诡异的感觉,一边顾及着这里的对话。

       “一开始我也这么感觉,但我始终觉得……他是在套我的话,他想确定我是蓝溪阁的术士,而且,他似乎成功了。不过,他却在离开时提醒我要善用布尔斯镇口音,他还在骑士来了的时候帮助我们。但是……”

       “但是圣殿骑士来的很蹊跷。”黄少天跟上了喻文州的思路,“整个空积城有的是地方可以查,但是骑士长却带了一大批人来了这个吵吵闹闹的小酒馆,还是光明圣殿特别不喜欢来的那种。而且……骑士们来了也没有追究那群在空积城犯了戒的人,奇怪。他们似乎是有目的的。”

       “如果说他们的目的是异端,往最坏的情况考虑,就是我们的话,他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我们明明很隐蔽。”

       “是那个老头报的信吗?喻队可以使用术法让我们直接交流,那个老头是不是也可以给圣殿报信?”郑轩说。

       “那他为什么要救我们呢?王杰希来得也实在太巧了。”喻文州质疑道。

       “王杰希,也在维护我们。”黄少天接道。

       黄少天发现那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消失了,他看了一眼喻文州,表面上只顾前进的他只留给自己一个无表情的侧脸。喻文州沉浸于推理,似乎不知道自己察觉到的事,黄少天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紧张。或者说,他应不应该把这自己感知到的告诉那个人,为了此次计划特地成立的小分队“蓝雨”的队长。他不能放弃对危险的考量。可如果这么做是徒添危机感,让队伍的大脑无法正常思考,那就很失败了。

       黄少天知道喻文州比谁都害怕这群圣殿的人。


       “是的,他也在维护我们。他明明察觉到,不,是肯定发现了我们的身份,却不让圣殿骑士将我们一网打尽。可他又说他抓住了两位前辈,这是要逼我们放弃行动吗?他应该知道,蓝溪阁永远也不会放弃对自己有利的盟友,而谋害蓝溪阁元老的人,蓝溪阁也必定会复仇……

       “十年前那场战争,青教虽然参与,但到底是为了维护自己,毕竟他们也留有广尔克斯的血脉。学城若不与那个昏君统一战线,恐怕也会遭遇像索克萨尔那样的灾难。

       “屠城,圣殿和莫洛尔是绝对做得到的,他们是为了自保。学城与蓝溪阁暗自里的关系一直暧昧,可现在……王杰希如果真的抓走了前辈们,无异于与蓝溪阁开战。他是要打破这么多年的和平吗?我不认为,生命法庭的继承人会做这样的事。林杰也不会允许他做这样的事。”


       “那个……队长。”黄少天有些迟疑,“我觉得我们可以提升一下劫法场的胜算了。”

       “嗯?为什么?”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

       黄少天挠了挠脑袋,哭笑不得:

       “你还记得王杰希说过的话吗?”


——————————

1、Ietslong!O ie dlearkt rlam…alus!Eda…

      不会的!我会陪着您……一直会!爸爸……

      rlam:你,宾格。

      rym:您,宾格。用来称呼男性陌生人、长辈、上级、贵族、王族、领主。

所以小新杰不仅用Eda来表示对艾普斯辛的亲昵,还用rlam来加重这种亲近感。

2、天哪!我的神龙!我的尼尔卓耿波尔!我的梅拉契斯维格!

广尔克斯的主流信仰的神明是龙。尼尔卓耿波尔和梅拉契斯维格是广尔克斯神话中世界最初诞生的龙。关于龙与广尔克斯神话体系的拓展后文会出现,这里就不剧透啦W

3、猜猜黄少天最后想要表达什么W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欢迎红心蓝手评论~




评论 ( 2 )
热度 ( 92 )

© 诺水素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