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全职高手》
转载请先申请授权

看文要注意主页链接
看主页链接先看“目录脑洞”
更文不定期,病中休学党

粮食谱
韩张/all张,all莫(无张莫),
伞修/叶all(无修伞、韩叶),
双花,林方,喻黄,江周,方王,
双鬼,高乔高,刘卢刘,等等

【全员向】异端[1.9(1)]

【全职】异端·诺水素清:     

高亢:一定要记得看完之后看注释!尤其是注释2!有一些很重要的概念写在注释里面了!

打的是全文会出现的部分CPtag与本章出场人物tag,占tag十分抱歉。

因为生病眼睛看不见了,这一章是自己在电脑上打出来,然后让朋友帮忙发的。嗯对,包括现在这句话。所以感谢你啦!他看全职高手但不混圈。对了你发的时候记得at一下自己让大家认识一下。(苦逼的代发人员:哦,好的。@DOSXI) 

我有让他帮忙改错别字语病,让他改一下格式。但是总归会有疏漏的,希望大家原谅。

(苦逼的代发人员:凌晨三点睡不着起来整理发文!听见没,原谅!)

欢迎评论,我很喜欢,特别喜欢,超级喜欢评论啊。虽然我不能亲自回复,但是我还可以从别人那里知道你们评论的内容啊W~

(苦逼的代发人员:我会转达的!我还能帮你们催更!欢迎加入催更群:152531937)


【文章】异端

【作者】诺水素清

【前文链接】1.11.21.31.41.51.61.71.8(1)1.8(2)

【文章辅助】空积城概览梵雅库勒语


第一卷:荆棘刺与最后的冠冕

第九章:乌格特达西斯  仙纳德辛林尔·上 [1]


       “都给我住手!”

       “都给我住手!”

       很少会有人在意一个孩子说的话,尤其是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四周金色的光芒愈燃愈烈,骑士剑的凛凛银光被金色烧得灼热。而笼罩在阳光之下的广场正中,紫色犹如一巢破蛋之蛇,扭动着身子,勇敢无畏地穿过阳光的间隙面向新生。方才不断的嘈杂戛然而止,没有人敢在此时议论纷纷。看热闹永远都是一件危险的事,但只有当危险降临的时候,他们才会意识到他们已经将自己的生命推向了地狱的边界。

       张新杰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和分不出缘由的尖鸣。但心底那坚定地声音渐渐掩盖了其他一切。他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他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在光明神脚下发生。他不能让这场不公的战争在圣殿门口,在自己家门口发生!绝对不能!

       可是时间不够了。神圣之火的吟唱马上就要到达尽头,马上就要!但马上并不是现在。张新杰突然意识到他不能慌乱,此刻,没有任何时间可以给予他去用慌乱来挥霍。于是,那不属于孩童的,可怕的镇定就如此降临了。张新杰心无杂念,闭上眼睛,将自己置身于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中,用寂静的心平息一切不应在此刻存在的躁动。也许微风正在浮动他白色的刘海儿,正在亲吻他的皮肤,但张新杰一定屏蔽了它。

       小牧师调用所有的感官来感知他想要知道的。光明神祝福过的金能量在燃烧,远处潮湿的气息在蔓延。对面的术士正在心底默默吟唱,但这个速度相比圣殿来说实在是太慢了。那是混乱之雨,张新杰意识到。这并不是夺命的术法,实施者只能用他来干扰其他人的行动,但并不能让其致死。术士并不想要伤害任何一个人的性命,他只是想为自己和他的朋友逃命增加一点时间。

       他明明可以运行其他的,更致命的术法。小牧师知道,比混乱之雨施法时间更短的致命之术数不胜数,但是术士却偏偏用了混乱之雨。

       多么可笑,异端了了几人却甘冒大险不伤旁人保护他人,而堂堂圣殿却兴师动众不计后果要人性命。

       这就是为什么,这是一场极其不公正的战争。

       这就是为什么,张新杰如此憎恶那些刻板的教条。


       吟唱都已到达了尽头,张新杰甚至听到了两方报出了招数之名。

       不会有人听自己的话,就算是听到了,也不可能在此刻停下。

       那还在等什么呢?

       蓝色的光芒陡然炸裂,十字架吊坠从胸口缓缓升起。张新杰蓦然睁开双眼,大喊道:

       “都给我住手!”

 

       无论是圣者,法师,巫师,术士还是其他什么职业,凡是通过调用自然之能量来达到自己目的,就必须做到专心致志。哪怕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能量操纵者,像艾普斯辛,林杰,魏琛,方世镜之流,拥有随心所欲的能力,也很难会选择一心多用。这是一条世界的通则,也许还是各派人员唯一能达成的共识。所以,当声音如烈雷一般在耳旁炸开,专注于施法的教职乱了阵型,将燃的神圣之火在零星闪烁之间顿时化为泡影,这也很难让人惊讶了。

       可是……

       喻文州见神圣之火已然熄灭,很快停止了自己的术法。术士颇为疑惑地看向了身边的人,黄少天神色凝重,似乎与自己有同样的疑惑。大家都知道,这时正该抓住时机,赶快传送离开此处。但是人类最大的弱点——好奇心——将他们牢牢定在了刑台之上。很危险,如果有一丝火苗点燃了脚下的柴薪,那他们可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但也很奇怪,非常奇怪,越想越奇怪。术士干扰法场并不阻碍骑士放火,黄少天抱着必死的决心前往刑台去救人,但是他们却选择追捕异端推迟行刑。以及,术士和剑客无比确信自己听到了那个声音,那是温和的,稚嫩的,飘飘的,属于孩子的声音,可为什么……那群教职[2]却像见了鬼一样?这点微弱的声音,应不足以打扰他们施法才是。而那群骑士……

       没错,我们熟悉的骑士长此刻正穿着厚重的银甲,用大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单膝跪地,面色不善,咬牙切齿。他强撑着直起身子,堂堂圣殿骑士,怎们能在异端面前如此难堪。可身边的同僚并没有他这样的志气——也许有,但显然他们已经没有余力为自己挽回颜面了:能呕吐的呕吐,能靠马的靠马,更有甚者跪在马边上,低伏着身子,脸色菜青,一遍遍干呕,似乎快要把肠子呕出来了。骑士长知道这是怎样的结果,只有超高音才会让人如此不适,才会让光明神骑士团之首的圣殿骑士团丧尽颜面。

       “呃!”骑士长单手捂住了耳朵,耳根深处掩藏着的嗡鸣,是恶魔受创时发出的悲泣。但这个突如其来的惩罚并不限于耳鸣,很快,混乱带来的痛苦体现在自己的脑壳里,酸麻胀痛,头晕眼花,大脑被生硬地劈开,再用钝锤敲打,狠狠地敲打,好像这样能往这个深无止境的破洞填塞满东西一样。

       我/肏/你/奶/奶/的!

       骑士长顾不得各种戒律,心中的小人破口大骂,这是那里的异端邪术!骑士长不知道。但他没办法思考。他感觉自己正在被什么东西拱着,随后,他听到了一声嘶鸣。不好,难道马受惊了?骑士长扭头,却发现自己的爱马正睁着湿漉漉的眼睛,无辜地看着他。骑士长看了一会儿,随后眉头紧锁,赶忙看向周围。圣殿骑士团标配的白马正优哉游哉的在躺倒的骑士周围踱步,偶尔弯下颈子,用鼻蹭着自己的主人,似乎是想让主人振作起来。

       但他们,没有受到影响。还有那些围观的平民百姓,那些贵族,那些学城来的学者。

       这……

       骑士长下意识地看向方士谦。

 

       此时的方士谦正翕动双唇,但他最终也没有说什么。他把探出的牧羊杖收回身旁虚握着,微微扬起了下颚,高傲地看着,似乎这一切对圣殿没有任何影响。在这圣殿面子尽失的时刻,威风凛凛的骑士只能给圣殿增加笑料,也只有文职那些红袍子紫袍子黑袍子还能支撑起颜面。这也是理所当然,光明神教最初的创建者,本就是那些看似柔弱的,但是意志无比坚定的人。他们抗过了酷暑严冬,抗过了广尔克斯人,慕斯里戈赫人,海外人的压迫与残害,最终有了矗立在这里的白城。

       但是,方士谦是弃疗之神。他的脑海里所想的可不是这样严肃地话题。是的,那些红袍子紫袍子黑袍子还在站着,能紧握着牧羊杖的就绝不松开,更有甚者,指甲都快把坚硬质地的牧羊杖抠出印子来。但是,他们袍子下面的腿在颤抖,就像中了蛇毒,显然被刺耳的声音残害不清——方士谦看着他们身上打哆嗦的布料,再看看他们努力遏制摇晃的样子,在脑海中肆意地想象着——就像一群中了蛇毒,抽搐蹬腿的大兔子。

       最起码的素质让方士谦没笑出声来,有那么一瞬间,鼻子以上严肃无比,鼻子以下却怎么也绷不住的表情让他看上去无比滑稽。但也只是一瞬间,方士谦绝不会让别人见着他如此的样子。他该是严肃的,他也知道自己要有麻烦了。他是典礼的主持人,却出了这种岔子。

       但是,于他而言,也并非不可预料。

       方士谦看了一眼喻文州——看对方的表情,他似乎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然后转过身子,静静地,面对那个站在圣殿主殿堂的楼梯之上的,自己亲自教导,亲眼看着长大的小不点。


       这一刻,方士谦知道了,那个喜欢粘着他,被他抱着的小不点,是一个真正的仙纳德辛人。


——————————

1、乌格特达西斯  仙纳德辛林尔:

     梵雅库勒语,W-gktedacysii Xynaderrsin'LinEr。意为:真正的仙纳德辛人

     W-gktedacysii,真正的。Xynaderrsin'LinEr,仙纳德辛人。

     W-gkte,程度副词,最强程度,与形容词连用。

                     且专门形容拥有独立思想,独立人格的生物所处的程度状态。

     Xynaderrsin,仙纳德辛。详见梵雅库勒语

     'LinEr,后缀,用于地点名词,族属名词,国别名词之后,表示“来自……的人”。

                  但强调种族,家族,国籍,祖籍,不表示日后迁居所在地。

 →'LinTr,表示从什么地方来的人,强调迁居地,常居地,不表示原籍。

举例,方士谦是贝克提里人('LinEr),方士谦是光明圣殿的人('LinTr)。

2、教职:专指光明神教(不论教派)的主教、牧师、修士、修生、修女、嬷嬷,以及总领骑士长(统领光明神教各骑士团)。但不包括光明神教旗下各类骑士团的骑士长与骑士。

     圣职:专指任职于光明神教(不论教派)的所有人。包括光明神教旗下各类骑士团的骑士。

     神职:指所有任职于宗教各教派的人员。并不专指光明神教。

举例,喻文州是术士,是蓝教的神职人员,但他不是圣职人员。圣殿骑士团的总骑士长(我们最熟悉的那一位,总骑士长统领该骑士团的各个骑士长)是圣职人员,但他不是教职人员。方士谦和总领骑士长既是圣职人员,也是教职人员。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欢迎红心蓝手评论~


 


评论 ( 1 )
热度 ( 100 )

© 诺水素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