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全职高手》
转载请先申请授权

看文要注意主页链接
看主页链接先看“目录脑洞”
更文不定期,病中休学党

粮食谱
韩张/all张,all莫(无张莫),
伞修/叶all(无修伞、韩叶),
双花,林方,喻黄,江周,方王,
双鬼,高乔高,刘卢刘,等等

【全员向】异端[1.11(3)]

【全职】异端·诺水素清: 

感谢代发人员

打的是全文会出现的部分CPtag与本章出场人物tag,占tag十分抱歉。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看在我难得连续几天更新的份上给我点评论吧QAQ


【文章】异端

【作者】诺水素清

【前文链接】1.11.21.31.41.51.61.71.8(1)1.8(2)1.9(1)1.9(2)1.101.11(1)1.11(2)

【文章辅助】空积城概览梵雅库勒语


第一卷:荆棘刺与最后的冠冕

第十一章:永远的转折·下


       “你还没有睡吗?这可是真的少见。不,这应是我第一次见到。”

       艾普斯辛一步步登上天台,这里是圣殿的最高处,头顶着天,脚下便是光明神以及众神的雕像。在他还年轻的时候,艾普斯辛也经常与卡特里斯迪来到这儿,大部分是在天还亮着的时候。他的个子还不够高,所以他站在栏杆下的石台上,而教宗则站在他身后,双臂撑在他左右的栏杆上,把眼中的未来留在自己的保护圈里。他与Eda一起眺望着远处,看圣殿的天廊伸向水天一色的最远处,看钟塔的白色的影在阳光下闪烁的光,看天际线上雪白的船帆来往,看海鸥穿梭在浪花与云层,看太阳初升,看彩霞消逝。他喜欢这儿,这里的空旷让人心旷神怡。他喜爱这儿,站在格拉瑞斯大陆的最高处,俯看着全世界。一种不知如何言语的澎湃在心中荡漾着,迸发着,将他的心脏填充满满,让他忍不住开心。

       后来艾普斯辛知道了,那不知如何言语的澎湃,名为志向。

       风来了,艾普斯辛拢了拢他的衣服。即使是被光明眷顾的神圣之城,在夜晚也是凉凉的。成为教皇的最初那几十年里,他还有着心情上来看一看,让夹着海味与尘埃的风钻进自己身上的每一处孔隙,舒心是有一些,但心旷神怡的感觉却没有多少了。又过了几十年,他登顶的次数越来越少,他借口自己忙。偶尔独自上来看看,却也没能让自己舒心,天地之间,人类是如此的渺小,时光之中,人类又是如此的被动。在没有几年,他就几乎不上来看了。已经很少再有什么可以激发他的热情,他不知道他的志向是否还在。

       现在,就属于一刻偶然。在苏弥利玛厅冥思,大厅空却封闭,沉闷的昏暗让他无比渴求更开阔的地方。他想看星星,他已经很久没有仔细看过了。但他没有想过,他会在这里看到圣子。

       张新杰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他站在栏杆下的石台上,专心致志地眺望着远方。艾普斯辛听到自己在叹息,他褪下外罩,走上前去,把圣子包裹进来。他双臂撑在左右的栏杆上,把眼中的未来留在自己的保护圈里。

       “你无法永远保护我的,冕下。”张新杰开口了。

       “是啊。”

       风很大,鼓吹着耳膜,艾普斯辛把吹乱的头发收拢到耳后:“这里的星光真美。”

       无垠的夜幕笼罩了世界,深蓝色的华布用墨黑色的丝带连起,蓝灰色的夜云如轻纱一样,被风随意地抹开。星星丝毫没有羞怯地点在天上,按照他们的规则在空中排布,或连成一个星座,或聚成一团星云,又或是带着朋友凑在一起,汇成银白色的天河。星光与月是夜的主宰,璀璨的光芒丝毫不逊色于白昼之阳。夜的底色让钻石更加闪耀,迷蒙之中,恍惚之间,人若与群星同在。阳光的灿烂总会带来炽热的,但星光的灿烂却可以是温柔的,也可以是孤傲的,还可以是冷静的。这不取决于他本身的温度,而全取决于你如何看待它。

       “人对宇宙总有一种本源的热爱。他也许不喜欢读书,不喜欢学习,但他一定喜欢别人与他讲天空。那些星星的轨迹,到底代表着什么。星空,也许是人对世界认知的启蒙,因为没有人不会愿意去探索自己是如何存在,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艾普斯辛回答道。

       “我睡不着,Eda。”

       张新杰没有转过身,他仍然远望着。他历史很好,在Eda成为教宗的初期,空积城还有宵禁。随着空积城越来越繁盛,宵禁制度也渐渐取消了。但是,他的夜并没有因此变得喧嚣。他能看到远处商船与港岸的灯火,听得到海浪的声音,也听得到空知林里树木与虫鸟的低语。夜晚是静谧的,但安静并不总是能安抚人的心。

       “我曾经也这样过。明明已经很累了,却怎么也睡不着。心中念着什么,想要摆脱,”艾普斯辛轻笑了一下,“但什么也摆脱不掉。”

       “我也会走到你今天这一步吗?”张新杰问。

       “这取决于你自己,孩子。”艾普斯辛瘦削的脸上映着星光的颜色,“人们用了几个世纪去想着像鸟一样自由的飞翔。终于,他们找到了飞翔的方法。但只有在空中翱翔的时候,才发现人始终也无法触及到天空。翅膀,扫把,法杖,皆为如此。我们被永远地囚禁在这苍穹之下,只有等你最接近天空的时候才会知道。”

       “苍天之下,我们不过皆为一般。但这太难了。”

       “是啊。太难了。利欲,这是人的本能。”

       “我和王杰希谈过话。他说我可以去看生命之城的图书馆。这让我很兴奋,这么多年的愿望就要实现了。”

       “你要离开我吗?”艾普斯辛腿一僵。

       “这难道不是必然的吗?”张新杰转过身子,抬头看着父亲,“人所做的一切都需要自己为其承担责任。我今日所做的一切,当然需要我来承担代价。”

       艾普斯辛眼底有些闪烁,他垂下头,捏着圣子的小脸。

       “我不得不离开你了,Eda。我不得不。”

       艾普斯辛长叹一声,点点头。他听出了圣子心中的不舍得。令艾普斯辛讶异的是,他也不舍得。他在心底默默自嘲了一下,十年前他是真的捡回来一个麻烦,曾经所有的果决,冷淡,还有尘封已久的情感,都被这个小孩子一点一点的唤醒了。

       可是他不能拥有这些危险的东西。

       “是啊,你的历练时刻终于来临了,我本想着至少要等你成年呢,现在实在是太让人担心了。”艾普斯辛说道,“至少等徐景熙好起来再走。”

       “如果把他留在这里我也不放心。”张新杰答应了,“但是……”

       “嗯?”

       “你会怎样对待方老师?”

       “我会做出最好的选择。”

       张新杰咬住内唇,艾普斯辛说这句话的时候在摇头,他在否定他自己。不过这不是圣子所能改变的事情。他不再说话,闭着眼睛抱了一下Edatha,冷冷的镜框硌在鼻梁上,他感觉鼻子有些酸。艾普斯辛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背,张新杰闷了一会儿,然后离开怀抱,把衣服还给他,也离开了天台。

       艾普斯辛单手摩挲着白石栏杆,石头很凉,如何摩挲也无法温热起来。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直到身边传来一些动静。是方士谦。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儿,我并不常来。”

       “我猜的。”方士谦随他一起看向远处,“我来接受属于我的判决。”

       “你和林杰是朋友。”艾普斯辛回答道。

       方士谦点点头,然后转身就走。

       “你可以背叛我,也可以背叛圣殿!”艾普斯辛没有回头,“但请你不要背叛他。从过去到现在,你也许是唯一一个没有欺骗过他的人。我希望今后你也依然是如此。我知道,我即将没有资格再去命令你做什么事,但……”

       “法场上的那些闪电和雷鸣,不仅仅是光明神在发怒,对吗。”

       艾普斯辛沉默了。

       方士谦了然地点点头:“我也希望能做到你所说的,冕下。但也许到头来,我也是欺骗他最深的那一个。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说这样的话,因为这十年来,我一直在防范着你,害怕你哪一天把他给杀了。但现在我发现,也许最初,你就该杀死他。”

       “我爱他。”

       “哈哈。”方士谦嘲弄着,心中却泛起数不明的苦涩,他摇摇头,“不,你只爱你自己。”

       艾普斯辛没有回话,方士谦离开了。

       “你说啊,你说啊,我是真的做错了吗?”艾普斯辛指甲抠着栏杆,低声询问着。

       回应他的只有漫漫无际的风声。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欢迎红心蓝手评论~




评论
热度 ( 91 )

© 诺水素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