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全职高手》
转载请先申请授权

看文要注意主页链接
看主页链接先看“目录脑洞”
更文不定期,病中休学党

粮食谱
韩张/all张,all莫(无张莫),
伞修/叶all(无修伞、韩叶),
双花,林方,喻黄,江周,方王,
双鬼,高乔高,刘卢刘,等等

【全职·韩张】守护[一·危机]

《全职高手》同人向,主CP韩张,其他CP也有,写到再加tag。

不能保证不会OOC。尽可能遵循原著人物风格,若有不对欢迎指出。

本节张副队酱油。喜欢张新杰的亲们注意,荣耀第一奶妈下节出现。

私设人物很重要,不喜请指出。

喜欢本文请按红蓝,最好能够留下评论,这是某只继续写作的动力哈~

预祝食用愉快!~

 

【全职·韩张】守护

【作者】诺水素清(Chianti Ekaterina


一、危机


      “是,我将带领霸图继续迎战十二赛季,拿到冠军,以队长的身份。”

       霸图的韩队一向挺直着腰杆,如今也是一样,躯体几乎是绷直的,若不是那张让人看了就像掏钱包的脸,怎么看怎么想黑帮老大,也许有人会认为他是一名军人。可是韩文清知道,自己的双腿、自己的双手在不住地发抖,猛地攥拳,才抑制住那样的颤抖。韩文清很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在紧张、在不安、在以一种与平时完全不一样的规律颤动,甚至在滴血。刺眼的闪光灯不住地闪烁,让人不愿意睁开眼睛。在座的记者们交头接耳,嘈杂的声音一时间竟盖过了窗外隆隆地雷声。

       现在正值夏休期,Q市的雷雨不期而至。Q市临海,风本就大,更何况是在雨天。劲风裹挟着豆大的雨滴,劈头盖脸地敲打着世界,几乎要把脆弱的窗户玻璃砸碎,听得让人心惊胆战。房间里泛起一股泥土与海浪相融合的腥味儿,干燥的房间泛起了潮,瓷砖地面甚至析出了一层水珠。夏日的风透过窗户缝一股脑地钻进来,狭管效应让本就大的风更为强劲。夏日原本的闷热呢?韩文清有些疑惑,不知道什么是困难的铁血汉子竟然也会感到那丝丝寒意吗?

       “咳咳。”就在韩文清愣神的时候,那个正在提问女记者一阵轻咳,整个会议室瞬间安静下来。韩文清犀利的目光注视着那名女记者,她不避也不闪,也用同样霸道的目光直视着韩文清。当事人还未怎么样,可她身边的同行们已经将手不由自主的向自己的钱包伸去。

       ‘这个妹子好猛。’众人心想。

       韩文清表面不起一丝波澜,心头却是一个激灵。这个表情,简直和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啊。想到这儿,韩文清微微勾起嘴角,但很快,那抹笑意就在目光里的不忍中消失了。

       “可是韩队,据我了解您在前不久,也就是第十一赛季总决赛霸图打败兴欣且夺冠后的那次新闻发布会,您曾公开表示您状态下滑,将选择退役,并有意让贵队选手宋奇英接任队长之位。然而您今天却不在退役,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

 

       “真的很抱歉,我不得不打断一下。”声音严肃,不卑不亢,话语间隐隐透露出一丝不满。会议室内惨白的灯光让栗色的头发闪过一层光亮,小小的马尾辫搭在肩上,散乱的发丝看着有些随意,但事实上,头发主人严肃的神情让这些许随意都显得一丝不苟。

       张佳乐性情活泼,长得也不错,大部分时间也是眉开眼笑的,对陌生人也总是和善。虽然总在联盟的心脏们——尤其是叶修——的嘲讽下很容易炸毛,但怎们说也不是个严肃的人。可现在,张佳乐觉得这一刻,有可能是自己一生中唯一一次不仅正经,而且还带着些许怒气的与陌生人相处——甚至是在自己为了争夺冠军,为了毕生的荣耀,承受着莫大的愧疚与自责,忍痛“抛弃”百花,加入霸图,面对粉丝和记者们的言辞凿凿的刁难时,张佳乐都没有用过这种语气。

       然而此时的张佳乐并未想到如此之多,他只是将目光牢牢锁定在这位有些咄咄逼人的女记者,尽可能让吃人的目光变得柔和友善。短发且戴着眼镜的姑娘看整个人都收拾得利利落落,身形瘦弱却透露着隐隐的霸气。姑娘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岁,大学刚毕业的样子,入行也确实不久,但她也是电竞圈出了名的记者。

       她叫李若男,性格如同她的名字一般像男孩。想想也是,荣耀这种战斗型网游本来就不为大多女孩喜欢,更别提让姑娘家家来关注荣耀职业联赛。可偏偏李若男就一个荣耀粉,且知识专精,笔如刀锋,一招一式字字剖析,对选手的闪光点大加赞扬,对选手的不可理解的失误之处也恨铁不成钢地狠辣批评。那种一往无前、充满棱角的文笔并不为那些笔触圆滑的人喜欢,作为新人记者免不了受到多方责难,更有人说其“狂妄”,可姑娘竟毫不气馁,丝毫不改,终于凭借她专业且独到的见解吸引了不少读者。

       李若男的性格几乎决定了她是一名霸图粉,而且是十分忠实的那种,但再怎样也不是脑残粉,她有理智,懂得如何衡量是非。而今天她却公然放出这些对霸图不利的话,可见韩队做的事是多么不让人待见。

       明明已经表明退役,如今却又反悔回归战队。虽然没有签订退役合同,没有正式发表退役声明,可如今的行为的确是令人不齿。回归也就算了,还占了原本属于别人的队长的位子;实力强也就算了,还偏偏实力后退恐怕不能胜任。看着那些霸图黑通过这件事,又找出那些陈芝麻拉谷子来肆意诋毁霸图,还引得一群人围观,霸图粉们却又自觉理亏不敢出声辩驳,李若男心中五味杂谈。

       李若男很伤心,她不希望自己爱的那个充满男子汉硬气的战队,是个出尔反尔的孬种。所谓“爱之深,责之切”,她想用这种严厉的言辞来激醒自己爱的霸图,自己爱的“一如既往”,不知何为后退的韩文清!她期待一个解释,她与所有的霸图粉们一起期待!因此当张佳乐打断自己的话时,李若男还有些兴奋。找出自己说的错误吧,告诉我们真相吧,狠狠打击那群嚣张的霸图黑们!那一刻,李若男心中公正的天平已经朝向霸图倾斜。

 

       “您说?”李若男很乐意给对方一个台阶,脸上并没有便显出什么不悦。

       “当时我刚从苏黎世回国不久,正好赶上了总决赛,也在后台看了那次新闻发布会。如果我没记错,当时韩队说的应该是‘可能打算退役’,并没有说明‘一定要退役’吧!”

       李若男一愣,推了推眼镜。

       “而且请你们不要误解,是我自愿将队长的位置交给韩前辈的。我深刻认为,韩前辈对于任何事的阅历与经验,都比我这样的一个后辈要丰富许多,我所做的应该是向前辈学习。所以,很显然,韩前辈比我更能胜任队长这种工作,而我也不认为我现在有能力担当起整个战队的责任。谢谢。”

       回答者正是宋奇英,这个继承了霸图队长韩文清的高超操作技术,养成了霸图副队长张新杰严谨战术风格,霸气又不失严谨的夺目新人,正是那群霸图黑口中的“被没用的老家伙无礼且无情夺去生长空间的受害者”。如今“受害者”都没有不满,别人又该评论些什么呢?台下蠢蠢欲动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记者顿时吃瘪,而像李若男这样的霸图粉却感到一丝欣慰。

       韩文清回头看了一眼小宋,表面还是很平静,但目光中隐隐透露的感激与愧疚交织的情绪却是无法隐藏的。宋奇英知道前辈想表达什么,只是微笑的点点头,稚嫩的脸庞竟显现出不合年龄的成熟与稳重。


       “那么韩队……”

       “一如既往,冠军。您还有什么要问吗?”

       “不!”李若男会心一笑,似乎得到了满意的回答,“那么预祝韩队能在第十二季荣耀联赛取得佳绩,勇夺头魁。”

       “一定。”韩文清点头示意,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定。

 

       新闻发布会最终还是散去了。韩文清坐在原先的座位上,看着场下凌乱的座椅,东倒西歪的矿泉水瓶发呆。手指带着节奏地轻点桌面,打到桌子上的报纸,发出“啪啪”地响声。那报纸上特大粗黑体的标题赫然是对韩文清种种“劣行”的抨击,而此事也已经严重影响到了霸图的人气,粉丝里也有一群人选择粉转黑,甚至有些极端地来砸霸图俱乐部的门面。这次记者招待会也是霸图为了给粉丝们一个交代。的确,这次“韩文清退役反悔侵占队长之位”事件影响实在恶劣,最奇葩的是霸图老板竟然同意此事,在旁人看来很显然是不理智的,于是又传出什么“韩文清目无领导”之类的谣言。

       “韩队!”有人扯了扯韩文清的衣服。

       “新杰?”韩文清一回头,却看到张佳乐和宋奇英担忧的神色。是呢,这次出席发布会的赫然是韩文清、张佳乐和宋奇英,而那个从第四季荣耀职业联赛开始,就一直守在自己和战队身边的张副队,此时,却不见了踪影。

       “怎么了?”

       张佳乐很难得的没有畏惧韩队的钱包脸,皱着眉头指了指桌子里因为震动打起转来的手机,屏幕还一闪一闪地发着蓝光。是QQ。

 

       君莫笑:没事吧?

 

       叶修吗?这个时候的他不开嘲讽自己还真有点不习惯。韩文清忽然想起了嘉世宣布叶修退役的时候,不明真相的自己对他逃避且不能与自己一战的失落,而对记者说出了那种几乎有些诋毁对方的话,脸色有些尴尬。

       看了看发送时间,是卡着发布会结束的点发送的。很明显,叶修是看了直播的,而且一直关注自己的动态。点开闪动着的“荣耀职业选手交流群”,一排排来自后辈慰问和鼓励的文字刷满了屏幕。明明昨天年少气盛,还在简陋的赛场里比完赛,和不同战队的几个损友出去浪,可一转眼,第一批参加职业赛的选手,如今就剩下自己一个了。韩文清向来不想这些有的没的,现在却无时无刻不在想。看着那跳动的消息或真或假,韩文清却相信这些话都是真心实意的,想想心头竟也有了些许苦涩。

       他们都很关心自己啊。

       原本以为自己永远不需要这些,没想到,现在的自己也还是感到苦涩。果真是老了吗?


       韩文清不是会嘲讽的人,此时却特别想发一句“你也会关心霸图吗?”。可看到群消息的一瞬间,韩文清就收敛了心思,很郑重、很认真地给叶修敲下两个字:

 

       没事。

 

       韩文清盯着闪烁的光标,思索了一会儿,好像是下定了决心,又加了两个字:


       谢谢。


       ‘感谢他还真有点艰难啊。’韩文清在心里冷嘲着。指肚浮空,愣了足足三十秒,韩文清仿佛确认了什么一般,点击,发送,然后群发。

 

       韩文清长呼一口气,装好手机,站起身,理了理衣服。黑色参杂着几道红色条纹的队服看着就热血霸气,胸口那黑字红边的刚烈的队徽散着朝气。红色在阴沉的天色中显得有些暗淡,但这团火——除了他的主人自己放弃——恐怕就算是狂风暴雨狠戾依旧,也浇不灭。韩文清头也不回就往门外走去,步履匆匆且越走越快。眼见得就要到达训练室,准备开始那毫无节制,万分严苛的训练时,就听身后传来因为奔跑而发出的激烈的喘息,却吐字十分清晰地叫喊:

       

       “去看看吧!”

       是张佳乐。韩文清大脑当机一般,身形一怔。

       “哪怕是一眼也好啊!去看看,然后再回来训练?”张佳乐还在劝说,而一旁的宋英奇也正“是啊,是啊”的附和着。

 

       是啊,已经很久没去了。

 

       突如其来的闪电让阴暗的走廊亮了一道光。韩文清扭头注视着窗外的雨帘。灰暗的世界,韩文清脸色铁青,紧抿着嘴唇,炯炯且坚定的目光不知正聚焦在何方。

 


————TBC————


后文链接




评论 ( 4 )
热度 ( 67 )

© 诺水素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