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全职高手》
转载请先申请授权

看文要注意主页链接
看主页链接先看“目录脑洞”
更文不定期,病中休学党

粮食谱
韩张/all张,all莫(无张莫),
伞修/叶all(无修伞、韩叶),
双花,林方,喻黄,江周,方王,
双鬼,高乔高,刘卢刘,等等

【文评】正无穷(致《牧师0111》与晶格)

我是该ID主人的护士兼代打员,娃娃挺早写完的可我在工作期间我不敢,只好快下班的时候打,虽然做错了事,但看在这么多字的份上,来给我和娃娃点辛苦费呗~


从出生以来第一次写文评,而且还是长评,而且是一篇满是胡话的“长长”的文评W。

说是文评,倒不若说一篇杂感(有这种文体吗?),我已经找不到证明它是文评的证据了。。。

说起来也好奇怪,多敏感的题材我都敢写,可我最不敢写文评,谁让我做什么都脱离不了OOC的魔咒呢?对此一个颜文字传神的表达了OOC女神给我的回复:╮(╯▽╰)╭

可以从01开始看,真正点题在很后面。字数依旧突破人类即时阅读的极限。。。 @晶格 


【文评】正无穷(致《牧师0111》与晶格)

【透明】诺水素清(Chianti Ekaterina


00、


韩文清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那个隐秘的地下室。

整个实验室的光源均来自于荧蓝色的各种指示灯,此起彼伏的闪烁。像是海洋荒芜的深处,那些丑陋的鱼群欺诈性的光芒,你以为那是希望,却送你走向死亡。

      ——节自《牧师0111·1》


       那是4月29日夜,23点之前。

       一个人呆在封闭的空间里。茫然的白色,阴沉的蓝色,充斥了混沌的软管弯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冰冷的金属光泽让人看着就从心底发寒。当然,还有熟悉的机械音,微弱的分贝在紧闭的房间里不容忽略,吵得让人心慌。空气沉闷的可怕,呼吸时都能感受到胸口的钝痛,压抑极了,我忽然理解为什么病菌在这里难以生存。

       这场景其实已经数见不鲜,我并不是第一次来这儿,药物带来的副作用也可以被我刻意忽略过去,只是难耐的压抑感让我无法自处。封闭的世界总会让人感觉困顿,拥有夜猫属性的我也无法在这样的美其名曰“为我好”的“囚牢”中打起半分精神。可是现在,我却精神得很。

       我在等待一篇也许不会出现的更新。

       即使在炼狱与地狱的交界口,我也并没有忘却时间这种在苍白的世界里几乎算是虚无的设定——毕竟有很多人太不愿意去直视并承认生命的短暂。我很清楚临近五一,应该会放假。可我也同样清楚她是高三党,学校也许会很严。但一想到她更文的效率,我忽然来了点希望与信心:别困,别睡,我是应该再等一等的。

       没过多久,护士玉就进来了,她算是我在三次里唯一能够直接对面交流的朋友。她持着卷成小白筒的A4纸,还别有情趣的用了一根镶了金边的红丝带将其束了起来。我并不喜欢红色,可不得不承认她给房间填了些可喜得色彩。她打理了可能会致病的油墨味,可我还是触摸到了纸张刚从机器中出来才会带着的温暖。

       我真的等到了。

       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打开看,首先进入眼帘的却是“完结”两个字。

       这是我最害怕的两个字,我无法承受那种空虚感。粮食没了的确可以再产新的,可它们填补不了心中剖开的一处空落。可我不得不去面对它,就像每天都要淡定地去面对即将终结的生命一样。

       在还未看正文前,我就有了如此的酸涩。我是喜欢看虐文的,平时看到虐也不会太疯太难过,最难过的一次也只是红了眼睛,可终究没掉下泪。

       可等我怀着这种沉闷的心绪又一次触碰了文中的死亡,一直看到正文最后一排的“The End”,我放下纸,做了个深呼吸。依旧是压抑的房间和压抑的空气,可我惊觉,世界上其实还是有比囚禁更令人压抑的东西。

       真是惨烈的红色。

       我看了一眼时钟:23点30分。

       我忽然想:也许,我该睡了。


01、


再见,或者说再也不见。恐怕我下次再见到你只剩下你的金属骨骼了。

      ——节自《牧师0111·2》


       原来从开始就注定了你们的分离。

       这是一个很难解释的怪现象。明明01的片头中就有写到【BE】,明明在临近完结的时候晶格在文末无数次的声明,而我也在评论中验证了新杰会自杀的事实,自身也不怎么喜欢为了HE而强制重生这样虚诞的事物,可我总有一些对HE的期待。第一次在阅读中产生这样的执着是在《Harry Potter》,那是Severus Snape的初登场,在身边人对他诋毁与声讨中,我就没有由来的去坚信他是一个好人一样。这次,我也用同样的心情去坚信这会是一篇HE,而且是令人满意的一篇HE,去坚信新杰的生命不可能为0。

       Prof. Snape的一句“Always”,让人们从他阴暗的黑袍子里解读出美丽的阳光。恨他的人们刹那间热泪盈眶,而那时候的我在感动之余,却还有一些对自己的小得意,如同一个胜利者。我知晓,这是一种很不道德的感情,这算是一种对死者的不尊重。

       可此刻,我又一次信对了。这确实是一篇令人满意的HE,尽管很多人并没有如此觉得。新杰的生命也并不是0,可我并没有如此的得意。

       行文并不压抑,也没有给我想哭的感觉,甚至有些地方还轻松得让人发笑。可里面的情感,却是压抑的,压抑且炙热。


02、


明知道他的语气里带着刻意的蔑视,0111依旧谦恭的垂下头,用双手包住韩文清受伤的关节。金色能量从他的掌纹中流出,在两只手形成的回路里激荡翻转。能量的浪潮精准的拍打在伤口上,没有一丝多余。

      ——节自《牧师0111·4》


       这时候的你,有没有为自己的谦恭感到难过呢?

       我并不知道答案,我无从去猜想你此刻的谦卑到底是什么样的含义。对方在蔑视你,缘由也许就在于你被机械控制的人生,你一定意识到了,可你为什么不会在此时难过,不会在此时反抗,不会在此时厌恶自己的钢筋铁骨呢?

       我忽然惊觉,虽然这是官方设定,可就连你的出生日期,文中的代号,也只是一串0与1构成的字符。

       简直可怕。

       你本该是不会产生感情的。机械的头脑,严谨的程序,情感和冷冰冰的金属光泽实在是看不到联系。可是,你不是单纯的机械人,你有了真正的血,也有了真正的肉,有了自己的思想,有了准确的感官——这就是一场生命。于是,你成为一个介于机械与人类之间的生化人,你有了触摸人类情感的机会,有了探知人间烟火的愿望。因为你是一个不识烟火的孩子,你在冷冰冰的实验室里长大,当你看到一切不曾出现在你认知的事物,你会勾起孩童般的微笑。你的目光充斥了对这个世界无比的好奇,在韩文清带你回家过节的时候,你对世界的新奇勾起了吃货的暗属性。我甚至猜想过,你在抱起轻松熊的时刻,会不会为这绵软的触感,将自己的脸贴在它的皮毛上,蹭啊蹭啊蹭。

       你完全是一个孩子。

       我乐意于看着你抱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小心翼翼地去体会人间冷暖,去感受人类的世界。

       可是,正是这日渐丰满的情感,让你难过,让你恐慌,让你对自己产生厌恶,而最终也害死了你。


“他的存在本就是个错误,无论他做了多少正确的事情,人们看见的,终究是那个错误的开始。”

      ——节自《牧师0111·40》


       —我是谁呢?

       —一个机械人?一个生化人?

       —我来这里做什么?

       —我要用自己的生命兑换他的生命,至死方休。


       起初,我还会为抗拒这个不公平的待遇而“神经质般的挣扎了一下”;可后来,恪守着程序的我学会了对着这个强行成为我信仰的人微笑,只因为他给了我一丝生命的热度;最后,我真正将你作为我的信仰,可这时的我又算是个什么东西呢?


       你在乎过。你本心的善良让你小心翼翼地照顾着萨朵丧父的情感,可你对她又是何其的羡慕?你对她有多羡慕,就对自己有多么的怨恨。

       你在乎过。尽管那时你脊柱断裂,意识昏迷。可在你扑上去为韩文清挡住危险的时候,一定会知道自己也许即将要被“销毁”。那时的你对生命有多么的无畏,你对命运就有多么的悲哀。

       你在乎过。在开会时,面对不服气的霸图人恶毒的指责和讥讽,你有多么冷静的应对,你的心境就有多么寒凉。

       你在乎过。在你被稽查警“像拖一条死狗”一样地拖走,你的身体有多疼,你的心就有多痛。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你不去反抗呢?他们待你是如此地不公平,你为什么不会去用你超乎常人的头脑来反击这一切?难道是畏惧肖时钦的程序设定吗?

       当然不是因为这个。

       否则,你不用你的心来换他的心;否则,你不会用你的生命来维护他的生命。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因为那一句“日新月异,人杰地灵”;因为那一句“新杰,你记住你是一个人类。你不需要为谁而活,也不需要为谁而死。人类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生物,不是因为科技或者智慧,而是因为我们为荣耀而奋斗的永恒的信仰”;因为那一句“就算全世界都指控你的罪行,我会站在你的身后”的承诺。


       因为你有了信仰,而那单纯的信仰,最终变成了深沉而炙热的爱。


03、


“那个张新杰,明明也是生化人,却好像一个真正的人类。理论上来说你们的硬件是相同的,而他比你更优秀,你想出答案了吗?”叶修转过身,把胳膊搭在阳台护栏上。

他的身后是首都圈的不夜灯火,射灯划过夜幕,护卫舰群像深海中的鲸群在黑暗中环绕,而他就像坐拥这一切的王者,目光是揣摩不透的深远。他看着安文逸,却像是透过安文逸看着另一个人。

“张新杰拥有了信仰。人类与机械人最大的区别就是信仰,如果没有了信仰,即使再伟大也只是行尸走肉。”叶修用手指摩挲着衬衫的第二枚纽扣,那是一枚黑色的纽扣,却闪耀着金属光泽。

“来说说你的信仰吧,张新杰。”叶修信任的看着他。

韩文清也转过头,平静的看着他。

张新杰静了静心,沉声道:“我的唯一的信仰,就是韩文清将军。”

      ——节自《牧师0111·10》


追逐权力的人,为了得到权力会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这难道不是信仰么?追逐利益的人会为金钱不顾一切,这当然也是信仰,因此,即使再大奸大恶的人,也有自己保守的东西,有着自己可以为之奉献一切的东西,我们不妨也叫它信仰,信仰这个词本身并不高尚,也没有任何意义,真正的意义就在于信仰什么。如果你的信仰是为大多数人谋福利,让大多数人过上好日子,那么,它可以称作高尚。如果你的信仰只是为了自己和少数人的利益,那就会显得庸俗苍白。可不管什么样的信仰,都需要一定的手段来实现。为了自己的信仰,我们可以奋不顾身,然而实现的过程却要在道德的准绳下来约束。如果信仰是要通过毁灭无辜的生命来实现,这样的信仰,难道不应该为世人所唾弃,你背叛了它又有何妨?我再重复一遍刚刚说的话,能够让你轻易背叛的,绝不是你真正的信仰。

      ——节自《猎鹰1949》,燕双鹰对赵雅琴提问的答复。


       我出身于宗教家庭,虽然身在毕摩文化,可我自身却是一个实打实的无神论者。所以,在思想还没有受到开化的时候,我一直将信仰等同于宗教。这自然是不准确的。我在这里之所以引入以上不属于文章内容的话,并不是我喜欢这部无聊的电视剧,而是因为我第一次对信仰这个词真正的认知,也是第一次的“重新认识”,就诞生于此。

       而现在,我对信仰,又有了第二次的重新认识。


       张新杰的信仰,就目前来说,只是一个人。

       不仅仅是张新杰,另叶修无比怀念的苏沐秋,他的信仰,似乎也只是一个人。

       再想想方士谦对王杰希,是不是也是如此呢?

       说实话,这个信仰按照现在的道德标准来判断也许并没有什么高尚的。就如燕双鹰所说,“如果你的信仰是为大多数人谋福利,让大多数人过上好日子,那么,它可以称作高尚”。对于“高尚”这个词汇,我们太容易把它与国家兴亡,与世界和平,与广济众人联系在一起。而对于信仰与一个人,同样有一个名词可以来解释。

       这个名词叫做:个人崇拜。

       这无疑是现代世界最忌讳的事物了。这种不理智造成的严重后果,不用看现在盲目的追星族,想想我们天朝建国后的一段曲折的历史,想想失去列宁后的前苏联可怕的模式,想想鸭绿江畔闭塞的邻国,这就足够清楚了。

       可真的是这样吗?

       张新杰对韩文清的信仰,是个人崇拜嘛?


       并不是,他根本区别于个人崇拜。

       到底是什么让新杰在识破卡俄斯的阴谋之后,甘愿忍辱负重?是什么让他在遭受韩文清毒打的时候,不肯多解释一句?又是什么让他在最后一刻,甘愿用自己的生命来献祭碰巧捡到的史诗级武器?

       我想,新杰接受了四十方金色能量,并没有太多维持自己生命的私心。从那一刻起,他就已经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自己要用这可怕的能量去保全“信仰”(无论是韩文清,还是组织)的性命,要用这些作为逆光的十字星的能量源(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他的信仰已经不单单是韩文清,更有那些无辜的百姓,还有心目中安定的世界。

       可是最初,他真的具有这些想法吗?

       我不知道他的程序里有没有“忠于联盟”这一条,即便是有,在他拥有了自我意识和自我智慧之后,也完全可以背弃这个虚无的条令。可是他并没有。在韩文清暂时无力去拯救他之后,在中央如此残忍地对待他之后,他始终都没有忘记对联盟的忠诚,对正义的忠诚。可这到底是谁给他的决心,让他永远不去背弃联盟呢?

       忠于联盟,忠于正义。这一切的本源,就是那一个不被多数人认为算得上“高尚”的信仰——他忠于韩文清。


床,对于他来说是一个“禁止”的地方,这个“禁止”的意义就像永远不要钻进战舰的喷射引擎,不要揪张佳乐的小辫子,不要当着黄少天的面说喻文州手残,不要跟叶修抢打火机。

     ——节自《牧师0111》(抱歉,我忘了是哪一节了,最近记忆力下降得厉害)


        而他所忠诚,所信仰的人,给予了他无数不可想象的温暖。而这无数无可想象的温暖,最终变成了爱。这看起来有点像施舍,甚至有点斯德哥尔摩,可你我都知道,这是不对的。


“你该不会是职业按摩师出身吧?”张新杰像一个人类那样的笑着开了个玩笑,他的眼角柔和的弯下去,挤出细小的皱纹。

“不是,”韩文清伸出拇指抚摸着张新杰的太阳穴,“我说这都是杀人的手法你害怕吗?”

“是么?”张新杰的表情很淘气,就像一个不相信鬼怪的孩子。

他本来就是个孩子,只不过懂的多了些罢了。

张新杰不可能不知道。韩文清低着头看着他,而对方却后仰着头,闭着双眼,尽管死穴被人捏着,却完全的放松。

被当做信仰的信任。

      ——节自《牧师0111·15》(颠倒了一下顺序)


       就是如此的信任。

       一开始,新杰忠于他的信仰,只是单纯的忠诚,只是单纯的信任。可这种信任,我个人认为是并不牢靠的。如果韩文清没有给予他足够的平等与温暖,我不忍心让新杰做一个只知道付出的人,我想,他也许是会背叛的。可是,韩文清不仅给予了他足够的平等与温暖,更给他关爱与呵护,也许一开始只是对霸图人的守护,对他身世的同情,可后来,它终将升华为爱。韩文清是不会明面表达的人,可张新杰会体会不出来吗?

       也许并没有体会出来。


“喻将军,你觉得什么是朋友?”张新杰的声音隔着便携的呼吸面罩听上去依旧清晰,他的呼吸鼓动两侧的过滤窗嘶嘶的响。

“我来看你,你开心吗?”喻文州把手指点在落地窗光洁的玻璃上,在指尖周围形成一小圈水雾。

“嗯。”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我,就是朋友。”他的手指转了个圈,画了一个不够完美的心形。

“那,我和韩将军算朋友吗?”张新杰看着那个随意的心形,微微皱眉,眉头在心形褪去后却没有舒展。

“不算。”喻文州的回答很果断,还夹杂着一丝笑意。

“为什么?”张新杰从始至终总算认真看了喻文州一眼。

“你不觉得他很爱你么?”喻文州看着他,眉眼含笑,眉梢愉快的挑起,像是春花烂漫莺啼柳头似得轻松明快。

      ——节自《牧师0111·53》


       不过也无所谓了,因为张新杰从对韩文清的信仰、感恩,也同样变成了爱。

       因为爱,所以他会忠诚于信仰所忠诚的信仰。

       只有真正的爱,才是最牢固的事物。因为爱,所以有了无私;因为爱,所以有了付出,因为爱,所以有了隐忍;因为爱,所以有了牺牲。所以,无论是张新杰,还是苏沐秋、方士谦,他们愿意为自己最初的信仰,以及该信仰升华后的博爱,而诚心诚意地去献出生命的时候,我们又有什么资格说他们不是高尚的?

       他们是高尚的。

       于是,我有了如此想法。信仰之所以伟大而高尚,并不在于主体信仰的对象的范围到底有多么宽泛。信仰的伟大与高尚,在于爱,最诚挚的爱,而爱的对象,又是正确的对象。

       信仰,归根结底,是一种爱的表现。


04、


       一篇文章,当然不可能只有一个主人公。就算是荒诞剧,爱斯特拉冈和弗拉基米尔也在等待一个不知是否存在的戈多。

       所以,韩文清,是绝对不可以忽略的。【但是我分析的少】


05、


“尝尝这个?”韩文清从造型优雅的姜饼女神上毫不留情掰下一根手指,过了一下巧克力瀑布,递给张新杰。

      ——节自《牧师0111·10》


文清衬了块手术布,小心的扶起张新杰的上半身,却被研究员另眼相看。

“他只是一个生化人而已,”研究员拿出一个圆形的磁流体脉冲器压在张新杰胸口上准备激活他的休眠系统,“你不用这么用心。”

“他是我,霸图的人。”韩文清不自然的顿了一下。

像韩文清这种连被子都不好好叠的糙汉,一天却要把漠狼擦上三遍。这就是韩文清的原则,属于我的,不管好坏,我都要护着。

他是我的人,你别想把他“销毁”。

      ——节自《牧师0111·12》


“我韩文清做事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想不想。”

       ——节自《牧师0111·30》


“快给韩将军再搬把椅子。”曹书记慌张的吩咐道。

“不用了,”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我站着。”他绕过身边的诸位将士,绕过半个审判台,最终站在了张新杰身后的位置,隔着光栅,默默守望。

      ——节自《牧师0111·43?》


       以上仅仅为一部分的一小部分。韩文清,这位霸道蛮横甚至有些无理的拳皇,他的温情却从来不会因为他的表象而减弱半分。虽然一开始,他对张新杰抱有的态度,并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可之后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不可言明,暖在心里。唯一遗憾的是,“一直主动的”似乎都是新杰。所以,到了最后,韩文清主动了一次,而一出口,就怒刷存在感,感动了一片人。


“文清,”他非常清晰的念出这个他从来不敢说出的称呼,“假如我死了,你愿意为我流一滴泪吗?”

韩文清突然用力抱紧张新杰,仿佛这样就可以留住他,哪怕他烫的几乎烧伤他的皮肤。

“我会用一生去怀念你。”

       ——节自《牧师0111·48》


       然而,最令我感到敬佩的,并不是韩文清对张新杰的爱。而是他近乎无情的忠诚。


“收腹!挺胸!膝盖别打弯!抬头!”韩文清将腰带折了两折,挑起张新杰的下颌,强迫他直视自己。两行泪从张新杰通红的眼眶里滑出,在雾灯的光束中流淌着诡异的金红色。

“我不怕伤!不怕死!就怕有人背着我做出投敌叛国的苟且之事!”韩文清狠狠抽在张新杰的肩颈,没有衣服保护的皮肤被粗糙的腰带边缘扯出一串血珠,洒落在他与众不同的白色军装上,像绽放了一枝桀骜的红梅。

“军姿三个小时!天亮之前!给我想清楚!”韩文清一抖腰带,抽出一声空裂,转身离开。

       ——节自《牧师0111·46》


       此刻,你恨韩文清吗?恨,当然恨,可这是建立在新杰的立场上的。如果从韩文清的角度,你就会看到,他对人民对世界的忠诚。他不爱张新杰吗?爱。正因为太爱,所以他才会暴怒。他无法接受张新杰可能叛变的事实。他越爱,他打得就越狠。他太希望自己的严厉,能够让张新杰认清楚自己的错误,认清自己的是非,走上一个正确的道路。

       可韩文清真的怀疑张新杰吗?


“明天我会把你送到轮回。”韩文清说着走向床边。

“明天你要上前线了吗?”张新杰询问道。

韩文清看着床上双人份的枕头没有回答,他第一次用怀疑的心态去思考张新杰的话。是在试探我要给合众国提醒吗?又立即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察觉到韩文清的不自在,张新杰主动提议,“如果你介意,我可以睡在沙发上。”他说着揽过自己的枕头和被子。

韩文清没有同意,也同样没有拒绝。他疲惫的爬上床,背对着沙发躺下。在一瞬间担心自己被捅刀子后又无比痛恨的狠狠掐了自己一下。他是张新杰啊!韩文清闭着眼睛在心里怒骂,却突然恨的想哭。

张新杰没有再多说,他窸窸窣窣的拍打枕头,抖开被子,躺了下来。很久没有这样狭窄的感觉了,张新杰在心里苦笑一下,蜷缩紧身子。没有韩文清怀抱的睡眠,他不得不自己小心不要滚到地上。

两人一夜无眠。

床太大,而沙发真的很冷。

      ——节自《牧师0111·47》


       他们是如此的纠结。

       在他得知新杰可能是间谍的时候,那种想信任而又不能信任,想爱而又不能呵护的纠结,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当爱人与爱国发生冲突,到底该如何选择?

       面对中央,韩文清的爱是疯狂的;可面对大义,韩文清的爱是理智的。

       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恨他?有什么理由去怪他?他没有爱吗?

       恰恰相反,他爱的饱满,爱得深沉。


       所以,这一切一切,才有了最后的,正无穷。


06、


+∞

      ——节自《牧师0111·50》


       我自是知道正无穷的称呼不准确,应该叫无穷大才是。可我喜欢正无穷,我就是这么任性,哼!

       亚里士多德察觉到了无穷大的存在,哈斯克拉提出了无限理论,沃利斯第一次使用∞符号,康托尔提出了无穷集合。而现在的无穷,在各种科学上又有了不同的含义。唯一共同确认的,就是无穷大他并不是一个数,而是一个无限扩大的过程。

       个人认为,本文最大的亮点,就在于这一个简单的符号上了。

       如果阅读此文,你没有注意到新杰生命百分比的变化,没有随着数字的跳动而揪心,那,将是一种深深地遗憾。

       而这个+∞,最终抚慰了我对角色死亡的伤感。片头我就说过,压抑,对,是压抑。可是,在压抑之后,却是无比的欣慰。

       他成为了永恒。


       新杰的生命不是0。他的生命每天都在延续。这些的一新生的人们,都是他生命还在搏动的证明。而他也并没有被世人忘记,他的名字成为了新世界新秩序的名词。他的生命从现在开始,代传一代,无限扩展。他用另一种方式,让他的生命得到了永恒。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臧克家

       肖时钦不能让他拥有永恒的生命,可是世界,却给予了他永恒的生命。

       他得到了永生。


       如果仅此,就聊表欣慰,那实在是太浅显了。

       因为同样得到永恒的,不仅仅是新杰的生命,还有新杰,对韩文清,对这个世界的爱。

       可贵的是。韩文清并未辜负这样的情感——他身体康健,并将用自己未来的全部岁月,去践行他用生命去铭记的承诺。这个世界也没有辜负这样的情感——这是一个全新的纪元,有着全新的风貌,有着无限美好的未来。

       新杰如果知道,他定是高兴的。因为他的一切委屈与付出,最终都得到了回报。支持他的韩文清永远站在他的身旁,而背叛他的世界,却成为了他坚实的守护。我也相信,这个全新的世界,对无论机械人还是生化人,对人类与科技,对人类与自然,又有了崭新的诠释。说不定,那些自觉卑微的,生来就为奴仆的机械们,终于也能拥有相对公平的待遇。

       他所寄希的一切,都成为了现实,而且美好的程度,是一个因为找不到极限而无法描摹的景象。

       他再也不是卑微的梦想,也不是愿景,而是永远的发展和长久的和平。


       世界可以有边缘,地球终有消亡,时间终会停止。可爱,我相信这是全宇宙都会存在的事。任何一个物种,只要有生命,都会有爱的挂念。

       爱,是一个无限延展的命题。

       可是,从对韩文清一个人的爱,到对世界的大爱,真的只能用一个正无穷来概括吗?


       我并不清楚。

       因为对爱的形容,对爱的表述,说实话,在爱面前,丝毫没有什么重要可言。

       于此,我也不得不承认,从开始到现在,我一直都是在说的也许只是一段“废话”……

       可是,生日同样是一长串0与1组合的我,在同样冰冷的世界里,似乎感受到了一些爱的温暖。而她,好像也在无限的延展……

       呵,也许,这就足够了。


最后的话


       我仅是从以上角度来说进行理解和感悟,说实话真不能算是一篇文评。其实,《牧师》全篇还有许多出彩的地方。谨慎的伏笔。喻黄、肖戴这样的感情线不必明说。屠刀的残忍和霍夫曼的阴翳也是淋漓尽致。还有卡俄斯和肖时钦带来的出人意料也不必详阐。说道出人意料,说实话有好几次我都以为间谍是J先生来着……

       总而言之,这是一篇我非常喜欢的文章。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都是一篇好文。我希望大家也能够喜欢《牧师》,喜欢晶格太太~

       最后,恭喜完结,撒花祝贺,喜欢晶格,兹莫格尼W~



                                                                                                                                诺水素清

                                                                                                                               2016.05.01




评论 ( 7 )
热度 ( 64 )
  1. 晶格诺水素清 转载了此文字
    刚看到你的长评时是有点蒙的,本来以为可能要很久以后才能收到。毕竟同样高三而且肩负着更多的负担,拿出来

© 诺水素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