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全职高手》
转载请先申请授权

看文要注意主页链接
看主页链接先看“目录脑洞”
更文不定期,病中休学党

粮食谱
韩张/all张,all莫(无张莫),
伞修/叶all(无修伞、韩叶),
双花,林方,喻黄,江周,方王,
双鬼,高乔高,刘卢刘,等等

【全职】日记简摘[信·番外]

CP:韩文清×张新杰

信的番外,下面已给出前文链接。tag附加其他提及人物与CP。

番外内容:一些解释、一些伏笔、一些flag、算是糖

端午节快乐,祝食用愉快~


【全职】信(番外)·日记简摘

【作者】诺水素清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1917年8月31日   周五   暴雨

       今是八月份之末日,明起就是九月。按照惯例,九月较八月而言是少雨的,气温也会低上十多度。今又收到他的来信(没有被雨水沾湿,极好)[附:信件六],信中尽是些阳光毒辣之苦楚,是没有想过北方会比南区热得紧,战事多使人心慌意乱,天气燥热恐怕会使世道更加艰难。自从他说了那些话[注1],我就时常祈祷了。世界和平之愿望太过博大,恐怕天父不会顺从,便只愿他所在之地现已凉爽罢。就念他即将离国出征,所作祈愿又是徒劳。再念杜兰戈战事恐怖,此去又是一线,实在不忍。

       身体已好,只是眼疾未愈,所见人事仍为模糊,不像是劳累所致。与方士谦请了长假,离开了军医院。临行前,方院长自揣测不似疲惫,让我多加小心,最后还是开了点明目的药来。医生之职短期之内无法担任,每每忆起受伤之官兵,时有愧许。又不得回庄园,虽家父已不再反对我战时从医之举,但今日我亦收到切利恩帕克的聘任书,就算未染眼疾,也需离开医院。方学长应是看出了些许,他一向聪颖,又练就一番装糊涂之本领,他的无言自是最好的安慰。临行时,他又接到电话,应是王将军的。多少有些羡慕,我想听他的声音。[此处有很深的点状墨迹,似是停顿过]听闻王将军此次与他一同去往杜兰戈,心仍忧,想想终归又安稳些。

       兄长离家,埋名参军,这是意料之中的。孙先生之伤疾而离让兄长多少悲许煎熬,也是不必说的。能得到兄长的消息我很高兴,惜暂时还不应让家父知晓。虽限定继承权早已取消,大姐无论从何方面而言都是我们三子中之最优,但家父对兄长的期待也是有目共睹。我不能否认我们的血缘亲情,家中也不算不和,但归家不似归家,只能算是去庄园做客一番,囚徒般的禁锢自己所言所行,我与兄长皆难忍受。此去,兄长彻底脱离了父亲的牵绊,拥抱其理想之自由,我为他高兴。但还是担忧,不过在他那里,还是稍微安心点的。

       而今我也终于可以奔赴自己的理想,只愿我之所为可祝他于战场一臂之力。愿他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得胜促和。如此不受伤也是不可能,只希望他没有性命之虞,好生照顾自己。同祝兄长,也希望他能得到些孙先生的消息。

       已购得《洛克尔的抗战》,时候已晚,多思无益,夜安。

1917年9月17日   周一   多云

       今日收到了他之来信[附:信件七]。未曾想不与他文字会使他如此不安,很高兴,亦充满渴望,但我做出的选择令我没有退路。路夫人是知晓我的身世背景,但这并不会给我带来保密条约上的特权。能从路夫人那里获得信件已是值得感激之事。我只能忍受着不能写信的日子,只怕他也要忍受思念之苦罢。他会思念吗?[此处有很深的点状墨迹,似是停顿过]会的,必是会的。我真傻,他能写出那样的文字,怎么不会是思念呢?我也记挂,但我又更紧要之事,其他纵是千般不舍也只得舍弃。这种苦痛必是暂时的,莫不可动摇这一点。

       又收到了大姐与兄长的信。兄长只会报安,但其字迹与以往相较有些失衡,怕是受伤了,但仍能写信,希望伤势不重。大姐提到父亲的想念,这一定是背着公爵大人所写的,他定不希望同人表露一丝关切之情感。他们已经知晓我离开军医院并非请假之事,却还不知我如今的工作。路夫人替我发了一封电报报平安,虽是其分内之事,仍很感激。

       今日分析部工作间歇之余,帮机械部修理了两台机器。董部长很惊讶我这个学医与数理之人会懂得机械,我笑而不答。这自然全是那个学机械的他的功劳,当然,功劳里也有时钦的。但我不愿多说。不希望他们知道我的同学都是些英雄,会给我带来很多言论之扰。私心想要让所有人知道他的好,却又私心不希望除我之外的任何人都知道他。略微苦恼。又念我不当被这些事烦扰,应专注于工作与学习上,苦恼更甚。

       《洛克尔的抗战》确实是好书,这几日类似的言论我已写过多次。起初并未感觉他所说的文词犀利,亚克·L·图兰的文字极为生活化,平实也随意。但今日我才见得其中犀利之所在,不得不叹我见识短浅。也许是习惯养尊处优之日,并不能很好理解其中的悲伤吧。这着实可悲。但他理解,他如此感同身受,又是受过了多少折磨呢?我站在高处,可以任享任何教育资源,却仍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我有愧。对他也更是思念。

       我也想给你写信啊!

1917年9月25日   周二   阴有小雨  [摘]

       ……我没有收到他的信,我应当在前几日收到的。战事紧张我从工作内容中知悉,这定是他不曾写信的缘由。只是,我长久的不作答复是不是让他生气?上次末尾他如此渴望,我却只能让他失望。是不是我让他在战场上分心受伤了?还是他厌倦了等待,不愿意再写信给我?……


1917年9月27日   周四   中雨  [摘]

       ……

       还是没有来信,还是没有。我理解他的苦楚了,真的,来一封信吧!哪怕只言片语也好!

       ……

       秋感愈郁,叶也离枝了,又拾了几张作签子,不由得想起那年春天在树下与他一起看书的时刻。我想与你去北方看春天的,永远一起看。但我真的能舍下王室的身份吗?战争让我体味着不同以往日子,但终归不比你的艰难,我真的能做到吗?

       ……

1917年9月28日   周五   多云转晴  [摘]

       ……

       罢,我也不求他来信,他之不再期待本为我之过。只期你之消息,我接触得到绝密,却都是敌方的信息。哥哥为什么不来一封信呢?至少让我得知你们的近况啊!

       ……

       也许是看得太多数字与点划,前几日虽稍有起色,但今天又不得见好。

       ……

       我从不相信天父,但求求你,保佑他吧!保佑他们吧!

       ……

1917年9月30日   周日   晴  [摘]

       ……

       他们使用了毒气弹,听说你上前线了,你在哪儿?我想过了,我能放下,我能放下。如果这些能换来你的平安,我全部都不要了!

       ……


1917年10月12日   周日   大雨

       天杀的战争,你快点结束吧!你觉得这个世界还不够可悲吗?你还要多少人用他们的理想为你陪葬?!是的,战争,你会结束的,你只会死!!!你的所作所为除了让你显得更加荒诞别无它用!你是吞噬光明的黑暗之原罪,你是剥夺幸福的邪恶之恶魔!你该死,你也只会死!在死之前积点德吧!早点结束,体面收场,你还想丢弃更多的颜面吗??你难道觉得现在的你很值得人尊重,值得人敬仰吗?!你就是利维坦,浸//淫在罪恶的利益之欲//望之毒海!!人们恐惧你,但从不尊重你!没有人觉得你是好东西,除了毒海的源泉,他们拿你做他们敛财的工具,但人民不会!饱受战争之苦的人民不会屈从于你!恐惧之后是熊熊的怒火!会有无数的弄潮儿带上镰刀化成勇猛的屠魔者,会有更加无数的人拿起他们的铁锹挖山填海。精卫一鸟尚可平海,世界亿万之民难道无法做到吗?!

       你会死的!你死了我就要和他去游历!看到他的信了吗?我和他两个人,抛下一切,只我们两个人!不会再有人阻挡我们了,如果你要阻挡我们,我就让你死去!!![附:信件八]

       你等着吧,但我劝你还是早点收拾东西回家不要再等待什么了,因为会有更多的人为了让你死去而挺身而出的。其结局的不同只是凄惨与和更加凄惨罢了!除了让你死去,其他什么我都不想管了!我要疯掉了!你已经把我的他逼疯了,现在他也要把我弄疯了!疯的好啊,我要疯狂一次!我严谨刻板,不敢逾矩地生活了十七年,眼看我要成年了。在正式成人之前让我好好疯一次吧!针对你疯一次!我要把我所有的疯劲度全部投在你身上,我会让你死去,不择手段地让你死去,让你的利益之海毫无尊严,饱受折磨的枯竭!

       我已经在发怒了!你趁早结束吧!让我离开切利恩帕克!让我他//妈//该//死的写信!



————————————

[1]信件二中韩文清对张新杰写到:

如果您真的在意,就请不要记挂我个人,而是记挂我的身份,一个士兵,一个军人,请记挂所有战斗在阵地第一线的士兵吧!为他们祈福,我相信,如此美好的您所祈福的,总会比污浊的我们更有效果。

—————TBC—————

假装最后的落款都靠右对齐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如果喜欢,请留言评论,请红蓝。如果不喜欢,请留言指出,这里改进。

谢谢~




评论 ( 6 )
热度 ( 27 )

© 诺水素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