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全职高手》
转载请先申请授权

看文要注意主页链接
看主页链接先看“目录脑洞”
更文不定期,病中休学党

粮食谱
韩张/all张,all莫(无张莫),
伞修/叶all(无修伞、韩叶),
双花,林方,喻黄,江周,方王,
双鬼,高乔高,刘卢刘,等等

【全职】信[12]

CP:韩文清×张新杰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全职】信

【作者】诺水素清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番外

                    91011


信件十二


韩:

       见字如晤。

       你也许已经从广播中听说了我的近况,过几天我就要做手术了。方士谦对我很好,作为他的学弟,他的医术我也很放心。我相信他,所以我会好起来。你不要担心太多。倒是你,可别总是认为天冷忍一忍就可以过去。春寒料峭,柴火不够,也请记得多添点衣物,别总是傻傻的把所有东西都捐出去。你现在是勋爵,是安达勋章的捍卫者,这只能证明你的地位,并不证明你是富裕的。做一个善良的人,我明白你的善良,但请不要让自己不好过。你也知道现在的世道,人们开始富裕,尝过富裕的甜头,还会有谁放下追逐财富的心思吗?你可以想一想那些承蒙你帮助的人,如果你病倒了,又有谁能够帮助他们呢?我不否认你所为的正义,但请不要只顺从你的心意,请多为自己的身体考虑。记挂你的不仅仅是我,还有那些苦难中为你的温柔而感激生存的人。你曾经经常和我说,要学会换位思考,那现在,能不能换位思考一下呢?

       写到这儿,你也许就能明白我对你的想法有什么看法了。自然地,我同情那些贫苦人民,那些被资产阶级,以及王室所剥削与压迫的人。含着金钥匙出身并现居维拉尼尔宫,这些也许会蒙蔽我的眼睛,但无法囚禁我的思维。我坚持己见,同哥哥上了一样的普通的学校,而不是其他什么培育贵族的摇篮。康顿大学也是我凭自己的努力考上的,而不是凭借我的背景。这些经历让我看到了很多幼时的我从未见过的景象。街道上的杂物并不是落叶与败花,而是污水与泥泞。眼前的世界也并非宽敞明亮,而是灰蒙蒙的雾,是堵塞人皮肤的那一层潮湿。烟尘聚集在空中,散发着呛人的硫磺味儿。

       我还记得高中时学校有课外实践,那是我摆脱汽车出行的机会之一。我看到那些因为丢失工作而在路上乞讨的乞丐,也见到迫于家计而被卖身的少女。我见到过枯瘦的小孩儿在垃圾堆里翻找着吃食,也见过年轻的母亲顶着一头乱发,将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布袋套在新生儿身上。那让我感到痛苦,让我恶心作呕。并不是因为肮脏,而是为这奇怪的却根深蒂固的不公平。天父说人人平等,但事实上,在这个社会里,衡量平等的不是宗教与法律,而是资产。每次路过工厂听到机器没日没夜的轰鸣声,我都会感到心颤。那些工人有没有好好休息呢?那些工人有没有拿到他们应得的薪水呢?那些工资足够他们与他们的家人度过漫长的冬天吗?我为他们默默祈祷。因为一旦他们工作上遭到了些许不如意,街上最阴暗的角落里就会多上几起为抢夺生存地盘而展开的夺命之肉搏战。

       尽管我在最普通的学校里,但我的同学大多知道我的身份。我刻意抛下我的背景光环,却仍不能被他们当成一个普通人。他们有的也会来献媚,这让我感觉不安。我本以为在普通学校里,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不会遭遇在公学里可能遇到的事,但事实证明,攀比与巴结的风气在哪儿都有。但我是个沉默的人,久而久之,那些心思不正的人也就疏远了。可后来,我发现,普通学校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上得起的。摆在眼前的第一大难关就是无法负担起的学费,第二大难关就是如何在社会中生存。成绩优异的学生有些是贫苦人家出身,如果他们没有学会改变自己出身贫穷的衣着外貌,就会被视为不合群的清高,他们往往会遭到别人的欺负与羞辱。渐渐地,学校就很少有那些清高的人了,他们也开始随波逐流,而很少有人能在这种风气里保持自己优良的成绩。

       这令人气愤,但是很无奈,因为没有人愿意饱受侮辱或被凌虐致死,或是被别人诬陷而遭到处分,甚至是丢了学业。而学校里最得势的往往也是那些看上去最富有的,老师学生都喜欢他们。人们喜欢看他们的珍贵的打扮,而不是去看清楚他的脑袋里有多少珍贵的知识。追随富有的人给了他们一种奇怪的满足感,这是一种同富心理,似乎与富人做朋友,自己也会变得富有,会变得很有面子,这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期望。那些物质富有却精神荒芜的人,又怎么会在乎那些追随者呢?他们也许会撒点钱给那些人,但这是炫耀,是可耻的施舍,这样得到的物质财富难道是值得喜爱的吗?

       这太可怕了!如果衡量人的价值的标准是物质,获得最多的物质成为了每个人的生存之道,当所有人都学会了为获得财富而无所不用、无所不为,那么还有谁会记得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呢?又有谁会记得人不同于其他兽类,其价值就在于我们拥有独立自主的思想,拥有文化知识与道德标准,拥有想象与创造的本能呢?如果我们的思维被资产所驱使,为获得资产而破坏道德与法律,为成为拥有资产的人而忽略人文,让物质财富在以高贵而闻名的信仰里充斥,那么人与为了生存而嗜杀成性的兽类又有什么区别呢?更可怕的是,只有拥有资产的人,才负担得起孩子的教育,而他们的孩子在充满物欲,而不是学术氛围的学校里,学到的除了物欲还能有其他什么呢?而那些努力将孩子送往学校,希望借此改变人生的贫苦人家,他们还没有明辨是非能力的孩子在这样的学风里,学到的除了自怨自艾,或者成为一个小人,又能有其他什么呢?又或是,在这个社会里,物质财富是正确的,而精神财富才是错误的。

       有时候我会忍不住想,我也许应该到公学里去。因为在那边,至少大多数人都处于同样的阶级,这样的攀比有时候并没有意义,大家主要想要的是人脉与资源。在那样的学校里到处都是人脉与资源,于是大多数人都有时间把精力投在学习上了。但那这样的社会就更加可怕了,如果教育,即精神财富的权威掌握在掌握物质财富的人手上,那么,那些上不起学的贫苦百姓就永远无法获得教育,永远无法有改变命运的机会。上流人士总是嘲讽他们不受教化,可他们又有什么机会受到教化?且不说上学,生存都是问题。如果连生存下去都成为了一场战斗,那又如何责怪他们拥有野性?因为显然,在那样的境况里,没有多少人能够靠道德生存下来的。

       可我又能如何呢,韩?我被囚禁在这个钥匙孔被焊死的牢笼里。我没有一刻不像现在这样,想逃脱我的阶级,但是我不能。我是王子,君主制和资本制是我们国家得以生存的法则。我的使命就是用我的毕生来维护这样的制度。我如何从牢笼内部将牢笼打破?我用我的身躯激撞他,除了让我血肉模糊之外,牢笼仍然坚不可破。这是悲哀的。现在的我还有对牢笼外部世界的认知,但在这样密不透风的黑暗里呆久了,我会不会迷失,我会不会忘记那些我不应该忘记的?

       我无法从牢笼里突破了,也很难有人用钥匙打破它。这样的钢铁,只有牢笼外面的人把他放在火里重新淬炼,才能把他从牢笼变成一块实用的钢。是的,没有人能够拯救牢笼里的人。如果要改变这样的现状,牢笼里的人是必须要消失的。因为只要他们还活着,那牢笼仍然起着他囚禁的作用。只有死亡,才能让我们囚禁住的灵魂飞出去,重新受到感化,成为一个崭新世界里的最普通的一份子。

       多可笑,我的生存就是为了巩固束缚我的牢笼。可我无法背叛我的家庭,因为那意味着背叛我的国家。

       请不要停止给我写信,韩。这样的矛盾注定是无法打破的了,所以请不要停止给我写信。让我接触牢笼外面的文字吧,也许文字是唯一可以让牢笼与外界相连通的东西了。请不要断了联系,请不要让我迷失。我正在奔溃与疯狂的门外徘徊,请不要让我破门而入。我不想堕落,不想变得可悲,我想拥有智慧以及尊严。而我不能从身边获取那些智慧了,就请你告诉我吧。大学时是我在帮助你,现在也许轮到你来帮助我了。

       真令人怀念!你是我在大学生活里第一个因为鄙夷我的地位而接近我的人。感谢那一天,命运让我获得了我的救赎。

       期待你和里尔先生的新书。期待春猎,我要去格兰芬了!


                                    戒日王王子,洛兰公爵,你的校友及曾经的战友

                                                                    张新杰

                                                             1919年3月29日


—————TBC—————

假装最后的落款都靠右对齐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如果喜欢,请留言评论,请红蓝。如果不喜欢,请留言指出,这里改进。

谢谢~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诺水素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