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全职高手》
转载请先申请授权

看文要注意主页链接
看主页链接先看“目录脑洞”
更文不定期,病中休学党

粮食谱
韩张/all张,all莫(无张莫),
伞修/叶all(无修伞、韩叶),
双花,林方,喻黄,江周,方王,
双鬼,高乔高,刘卢刘,等等

【全职】信[21]

CP:韩文清×张新杰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北京时间今天三更了呢……


【全职】信

【作者】诺水素清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番外

                    91011121314151617番外

                   181920


信件廿


吾爱:

       今日醒来已是下午,我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我没有按照作息表起来,而侍者也已经习惯,不会在该起床的时候推门进来打理一切。我睡的浅,如果他们进来我会听到。窗帘都落下来了,对于下午的时光来说,房间里有些太暗了点。外面是在下雨,我听得到。我还是很想看看窗外的绿色,但我迟疑了很久才做出决定。

       25岁的自由生活并没有我想象的自由。父亲昨天夜里找到我,他希望我能多出去看看。他没有说找个好女孩成家的意思,但我知道他就是这个想法。他刻意避开那些敏感的,好像我很敏感一样。他也许是想继续维持一下父子之间的情分,其实没什么必要小心翼翼,我并不会因为他所做的那些事而否认他是我的父亲。他已经做了他能够做的了。而面对痛苦的空虚,我至少能在表面维持一下平静,我可以坐在深渊边沿,去想象不要坠落。但心底总有一丝麻痹。我仍然在等待,就好像我还值得拥有期待那样,但事实早已将我的这些可笑的想法归为谬误。

       Yakinnyi就要结婚了,对象是一位杜兰戈的摄影艺术家。广播并没有播报他们订婚的消息,但是父亲告诉了我,他说他们之间很好,这减轻了我的罪孽感,我也由衷地祝福她。我们上一次见面是在巡游之旅结束后,她要回国的那天。她看着我的眼睛,嘴角挂着微笑,脸上却留着两道浅浅的泪。她说她仍然爱着我。她用了将近12年的时间来等待,我不清楚她是如何做到放弃的。我想向她学习,我也试过接受新的生活,我经常出门在芬德萨公园闲逛,或是去美术馆、音乐厅、图书馆,但并没有什么疗效。忘记你让我感到罪恶,这种罪恶感让我恶心作呕。我想,也许我根本不愿意去放下。这种坚守让我独特。每次维拉尼尔宫的社交晚宴上,我总是一个人。

       下午稍晚些,我看了报纸,在《夏拉夏公报》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里尔先生的讣告。那时葬礼已经结束了吧,我就是很想去看看,管家最后同意了我的请求,但他要和我一起去。他自然知道我这种冲动来自那里。

       我们乘车到达了海斯坎公墓。四处静悄悄的。雨还在下,绿色的草地上立着不同的石碑,有的石碑前方还摆着败落的花。我听到风的声音,风似乎是亡魂的讯息。我在离里尔先生休憩处很远的地方下了车,那是一条小路。车在树下,管家站在一旁给我打着伞。我没有到那边去,因为我看到了你的背影。你站在那,穿着黑色的正装,打着黑色的伞,沉默地站在那里。只是这一次,你没有看着我,你背着身站着,沉浸在思索之中,并没有发觉我的存在。

       如果我上前去,管家也不会有理由阻拦。但我没有过去。所有的等待本可在今日实现,但我选择了放弃。也许是畏惧你吧,也许我是在逃避。我希望你能感受到我,能够转过身来看到我,给我打个招呼让我过去。但你没有。你沉浸在你的思维里,我可以想象你面容的严肃。那一瞬间我仿佛意识到了,你的理想绝比我更重。

       这不正是我所期待的吗?我兀地想起那次我与里尔先生的会面,本来只是单纯哲学意味的交谈,直到临走之时,他随口提了一句你对我的思念,他的表情有些僵硬,似乎是考虑很久才决定说出来。我想,你在里尔先生离开时绝对没有提到要代你对我进行问候。那不是很好吗?我们都不想要更沉重的思绪了。

       我拒绝了管家的伞,淋了一会儿雨,也没有再上前。我离开了,我决定等过几日再来。今日夏拉夏的空气真是不错,清新得鼻子发痛。回来时在宫里见过了姑姑与姑父。他们之间很恩爱,也都风趣的人,我度过了一场算是愉快的家庭晚宴。

       外面雨停了,今晚又将是一场不眠之夜。你是否也同样在守着夜晚呢?


                                                                                        张新杰

                                                                                  1925年3月17日


—————TBC—————

假装最后的落款都靠右对齐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如果喜欢,请留言评论,请红蓝。如果不喜欢,请留言指出,这里改进。

谢谢~




评论 ( 12 )
热度 ( 15 )

© 诺水素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