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全职高手》
转载请先申请授权

看文要注意主页链接
看主页链接先看“目录脑洞”
更文不定期,病中休学党

粮食谱
韩张/all张,all莫(无张莫),
伞修/叶all(无修伞、韩叶),
双花,林方,喻黄,江周,方王,
双鬼,高乔高,刘卢刘,等等

【全员向】异端[1.2]

【全职】异端:    

这次周更不代表次次周更,不要对热爱坑文的诺水抱有太大期待。

奇幻向。打的CP以及出场人物的tag,占tag很抱歉。

如果喜欢,请关注子博/订阅tag“【全职】异端”

以及,求评论啊……


【文章】异端

【作者】诺水素清

【前文链接】1.1

【文章辅助】空积城概览


第一卷:荆棘刺与最后的冠冕

第二章:剑客危机


       “看来,还是有人不懂得圣城的规矩。”骑士长斜睨着黄少天的光剑,幽幽道。


       黄少天紧抿着唇,握住剑的手因为过度用力而微微颤抖。他不能在此刻把剑收回,“剑客亮剑,必须见血”,这是从千百年前流传下来的规矩,不容任何人破坏。如果现在收剑,那他便失去了身为剑客的尊严,不仅不能再以剑客自名,更会遭到世界所有剑客的唾弃——即便这是在空积城出现了意外,也是不被允许。名誉扫地,这自是黄少天万万不想见到的。

       可真正让黄少天担心的并不是自己违反了空积城的规矩。他用余光探了一眼喻文州,喻文州还是穿着刚进酒馆时的那件宽袖袍子,神色也如往常。可擅长观察的黄少天自然是不会放过喻藏在袖口里的拳头,他在紧张,只是掩饰得很好。

       黄少天琥珀色的眸子暗得深沉。酒馆里安静极了,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吓呆了,竟然有人敢当着圣殿骑士的面亮示武器,还是在异端入城的危急关头,这简直是自寻死路。黄少天甚至不需劳动自己极好的听觉,就能听见自己比平时快了几拍的心跳声。


       冷静,必须冷静。

       黄少天不变神色地看着骑士长,却悄悄地进行着深呼吸,努力压下心口的慌乱。

       可不能因为自己的失误连累了全局。


       黄少天担心的,是自己手中的光剑。

       而一直端详自己的剑的骑士长,也已经注意到了其中的不寻常。


       “圣剑冰雨,呵。”

       黄少天闭上眼睛,他自是不能祈祷光明教会认不出这把剑来,毕竟这可是……

       “索克尔钢,方世镜亲锻。”骑士长嘴角勾起一个刺眼的笑容,即便黄少天看不到,“一个亡国的矿藏,一个广尔克斯的术士,蓝溪阁异端。你有一把传闻中属于异端的剑,这位剑客,不知道你可以给我怎样的解释。”

       黄少天露出一个笑容,说不出是轻蔑还是什么其他意味。即便是闭着眼睛,黄少天仍然能感觉到之前被自己折腾过的小瘦子幸灾乐祸的神色来,可此时他已经没有什么立场去谴责什么搬弄是非的小瘦子了——明眼人都知道,现在,所谓的正义到底站在哪一边。黄少天暗骂着自己的敏感。敏感对于剑客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可若不是因为自己过于敏感,自己也不会下意识去挡骑士长未完成的攻击,从而中了计。

       这个失误是致命的。

       还偏偏发生在这种时候。

       只是,黄少天,可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


       “每个人都有点人生追求嘛!”黄少天睁开了眼睛,明亮的眸子里透着少年人应有的活泼与调皮,“我说啊骑士长兄弟,您自己也说了,这是圣剑,是圣剑诶!我是个剑客,可是做梦都想拥有一把好剑呐!本来我也知道,这种敏感的东西是不能随便拿出来,只不过,我怎么会知道这么个普普通通的酒馆,还偏偏有个不懂空积城规矩的人想要我的命哩?瞧瞧,我是个剑客,哪会不接招的道理。就算我是个无名之辈,也不能丢了剑客的尊严啊!”黄少天无辜地眨眨眼,清澈的目光里全然没有一点紧张害怕的意思,“我倒是觉得,肯定是这里有什么人,发现了我的好剑,眼热了,想要给我使坏!否则您瞧,他为什么偏偏要在您在这儿的时候来出阴招害我?说不定就是想污蔑我为异端,然后好向您邀功,要了这把剑去!”

       “哼,好伶俐的口舌,可这也改变不了你有异端东西的事实!”骑士长眼神狠厉,“你如此解释我也只能认为你是一个异端,来人!”骑士长招呼起外面守门的骑士,“进来帮我把这个黄毛的异端拿下!”


       “嘿,等等!等等!”

       黄少天提着剑往人群里一躲,身子灵巧,硬是错开了骑士们的拉扯。骑士长或许也认为黄少天已是瓮中之鳖,叫人绕过人群从后面包抄过去,把人给围了起来,也没着急把黄少天制伏。

       “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我劝你最好还是乖乖束手就擒,顺便把你的同伙交代出来,好歹给你留个全尸,不至于在大广场上实以火刑,正如今天你的同伙将要遭受的那样!”

       “诶呦喂,我可真是冤啊我。”黄少天哭丧着脸,夸张地朝着天空摆着手,“我是从海那边的新堰半岛来的,昨天下午刚跟着‘和风号’的船长在艾勒斯海港下了船。您也定是知道那里有多荒芜,我就是想来这格拉瑞斯大陆谋个生计。怎么就是异端了呢!不信的话,您为何不去问问船长?他一定能证明我的清白!”

       “我又怎会知道这是不是你这狡猾的异端在妄图拖延时间!”骑士长走向黄少天,包着黄少天的人群自动退开一片,“你手中的异端之剑已经是最好的证明!”

       “索克萨尔已经亡国了!就是因为圣殿骑士团的圣骑士们,就是因为您!”黄少天向前迎了一步,理直气壮地朝着骑士长嚷道,“那个叫什么……方世镜的术士,我甚至都不知道他还活没活着!这把剑,我可是名正言顺在新堰的集市上淘来的啊!要不是请教了师傅,我甚至都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圣剑冰雨!再说了,剑又不是人,怎么能随便给它一个定义扣一个帽子呢!十多年前光明圣殿扫平索克萨尔的时候,可没少拿索克萨尔的武器宝藏,我想还有很多都在圣殿里留着吧!圣殿里有那么那么多的异端曾经用的东西,难道圣殿的人都是异端吗?!就像今天要被处死的牧师那样?!”

       “你好大的胆子!”骑士长恼怒至极,“你竟然敢把圣殿与异端归为一类,你这是公然污蔑光明圣殿的权威!你这是……”

       “骑士长阁下!”

       喻文州突然高声打断,他见着黄少天目光里强压却压不下的震惊与担忧,给他暗自投了一个安心的眼神,又回头给骑士长一个温柔又镇定的面容。


       “骑士长大人。”喻文州又念一次,声音平静却有力。

       “哦,您又有什么想要说的呢?我亲爱的,来自布尔斯镇,却拥有广尔克斯术士银发与紫眸的慕斯里戈赫小贵族。”骑士长舒展开眉目,声音却依旧严肃。

       “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尊敬的骑士长大人。”喻文州微微颔首,对着骑士长和周围的圣骑士们行了个小礼,“只是私以为,这位小兄弟可没有是异端的道理。”

       “哦,我亲爱的外乡人。”骑士长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可笑的事,微低着头咧嘴笑了起来,侧侧脑袋打量着眼前这个守礼的人,“我并没有放下对您的戒心,您又为何在这个时候来替一个异端辩驳?”骑士长突然狠下神色,“你可知道,只有异端才会为异端申辩。而我,宁可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个。”

       “光明神主张和平爱人,我也相信圣殿骑士也一直在秉公执法。”喻文州半阖着眼睛,视线不知停留何处,“这位小兄弟是我在这圣城里认识的第一个人。他一上来就特别快乐地向我告知今日教会要对异端处刑之事。我实在是不知道,如果他是异端,那种穷凶极恶,无所不用其极之徒,焦虑担心还来不及,又为何会哈哈大笑,招揽朋友呢?他难道不应该藏在暗处,计划劫法场吗?”

       “哼,我又如何知道你所说的是不是实话?”骑士长轻蔑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这位大个子兄弟,虽然我还不知道您的姓名,但我清楚,您一定是公平正义之辈!”喻文州看向人群,“还有这位小伙计,虽然您一直没有说什么话,但我也相信您对光明神的敬仰,毕竟我们还一同祈祷过呢。”

       “他说的是实话吗?”骑士长顺着喻文州所看的方向问去。


       被点名的大个子咬了咬嘴唇,像是在下定什么决心。他斜了眼身边浑身发抖的瘦子,用他那肌肉结实的腿朝瘦子狠狠来了一脚:“我也早就看你这种人不顺眼了!”他对着那人狠狠骂到,又上前一步,离开人群,将右手放在心口处,朝着骑士长微微鞠了一躬,在骑士长点头收礼之后站定,用粗犷的嗓音说道:“这位小兄弟说的的确是实话。”

       “哦?怎么讲?”骑士长眯了眯眼睛。

       “这位剑客……”大个子皱了皱眉头,听剑客很利索地报出了自己的姓名,了然道,“哦,这位姓黄的小兄弟是今天早上来的酒馆的。他是一个外乡人,我看的出来,因为我经常来酒馆,空积城来了哪些新人还是明白的。”

       “那又如何?”

       “相信您也了解,酒馆的位子一直是满的。这位小兄弟一来的时候找不着座,是我这桌有空留下了他。那时候他并不知道空积城今日要处刑异端。他和我聊了很多海上的见闻,哦,当然,更多的是关于新堰半岛的故事。您可知道,我是甘洛蒂斯平原本地人,从来没有离开过格拉瑞斯大陆,但也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他虽说了许多新奇事儿,可听着并没有假。”

       “你又怎么能够凭借他几句可能是听来的故事,就判断他不是异端?”骑士长说道,“你这样说,反倒是让你变得更可疑……”

       “哦不不不不!”大个子连忙否认,“当然不仅仅如此了。”他有些慌张地看了一眼喻文州,喻文州面色依然和善,看不出惊慌来,甚至还透露出鼓励的神色,这让他的心也安定了不少,“他并没有打探过异端的事。直到谈到下船入城的时候被查得很严,我告诉他是因为今天有刑场,他这才知道,并对这件事表现的很兴奋。而且……”

       大个子搔了搔后脑勺。

       “而且什么?”骑士长没有放过这个转折。

       大个子不好意思地朝着黄少天笑笑:“这位小兄弟的话实在是太多啦,声音也很响。我相信,酒馆里很多人都知道他。”

       “是嘛……”骑士长暗暗神色,又看了一眼小伙计。


       “压力山大啊……”小伙计垮下肩膀叹气,“我叫郑轩,我的家乡也在海那边的新堰,我离开那里好多年了。离开时新堰的领主还是瑞拉夫人,只是不知道现在是不是了。”

       “哦,那你有什么可以为剑客作证的吗?”骑士长询问道。

       “我可以证明,这位姓黄的小兄弟所说的有关新堰的事,凡是我知道的那些就都是真的。他甚至说过新堰的土话,带着新堰的口音。”郑轩举起右手掌,中指尖与太阳穴平齐,“我可以对着光明神起誓,黄少天一定是新堰人。”

       “你为何会在酒馆里?”

       “我?压力山大啊……”郑轩舔了舔嘴唇,“我一直在空积城打着零工。半个月前我花光了银子,实在拮据得很。然后店里的人就收留我在这儿当差。不行你可以问大家的,大家都知道!”

       听着周围的附和声,郑轩低下头,忍不住又道:“好麻烦啊,压力山大……”


       “您看,大家都可以作证。”喻文州暗下眼眸,盯着骑士长的眼睛,骑士长竟然感受了些许压迫感,“我在入城时也受到了严格的搜查。我相信这位尊敬的剑客也一定和我经历了同样的境遇。当时小兄弟带着……冰雨,也并没有被圣殿的骑士们拦下,我相信,这定是有理由的。”

       骑士长皱起了眉头。他这是在暗示什么?

       “更何况,小兄弟亮剑是因为感受到了威胁,而我所站的地方又恰好能看清楚到底是谁做出了这种不尊重光明神的举动……”喻文州看着骑士长,眼角带着莫名的笑意,“空积城规矩里的不可械斗,似乎也包括,不可用任何方式来威胁他人,对吧……”

       喻文州眼神飘向别处,声音含在口中,似乎在吟咏什么悠扬的长诗。

       骑士长嚅动着嘴唇,脸色有些阴沉。


       “这位小兄弟说的也是不错。老东西我在空积城住了不下二十个年头了,这规矩也是懂得不少,呵呵。”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老先生再次开口,声音里包着爽快的笑意,“虽说这亮示武器的确是剑客的不对。但光明神也是讲究正义的啊!毕竟是受到了威胁,罚是该罚,但不是主犯。何况还是刚入城的新人,不懂的规矩也是可以理解的嘛。罚他一些银两,就这么解决也不是不可以的嘛!”

       “这位长者,之前您就为那位来自边境的先生开脱……”

       “骑士长阁下也说小兄弟来自布尔斯镇,来自我格拉瑞斯大陆的炎热之地,可不是广尔克斯人蜗居着的北境啊。”老先生笑了笑,“我见了这么多人,大家都说我老糊涂,可这谁是异端……”老先生沉下脸色,从黄少天看到喻文州,又看了眼郑轩,抱出一个不露齿的微笑,“我也还是有点判断的能力,毕竟,我可经历过冬天。”

       “您经历过冬天,我尊重您的意见。”骑士长右手捂住心口,向老先生鞠躬行礼,“但是,冰雨的事,您解释不了。”


       “那您可不可以解释一下我的手镯?这可是以前索克萨尔的那群异端们遗留下来的宝藏呢!”

       声音是从酒馆门口传来,骑士长瞪圆了眼睛,扭头看去。两个守门的骑士站在一旁拘礼谢罪,而大门中间却还是逆着光站了一个人。他浑身上下包裹着墨绿色的宽袖长袍,上面印满了暗色且诡异的花纹,袍子里面是一身干练的短打,粗腰带上缠了一些大金属环扣成的链子。他头上还带着黑色的大宽檐三角帽,右手拄着一个精致的黑色扫帚。

       他左眼带着眼罩,右眼微眯着,不知在观察些什么。而见到他的喻文州、黄少天和郑轩倒是很惊讶,反正骑士长正打量着这突然冒出来的人,顾不得他们几个,几位也就没有掩饰自己惊讶的神色。


       “你是……”

       “啊,我是生命法庭的实习审判长,是微草堂堂主,啊,也就是现任生命法庭审判长林杰的嫡传弟子。”那人进了酒馆,也许是因为光线太暗,他将兜帽摘下,靠着根绳子,任其垂挂在脖子后面,也不嫌碍事,“我叫王杰希,魔道学者,王杰希。”

       骑士长似乎在生气,却又不敢将怒火表现出来,他抿着嘴唇盯了眼前这个还没成年却胆子极大的少年好一会儿,才松口说道:“哦,原来是您。我倒是不清楚,生命法庭怎么也插手骑士团的事情了。”

       “啊,我也只是路过而已嘛。”王杰希耸耸肩,挑起了眉毛,翠绿色的瞳孔在昏暗的酒馆里亮晶晶的,“你们声音太大了,我在外面都听见啦~”

       “那您又为何要为这群人开脱?”骑士长皱起眉头,“我想,您应该不认识他们才对。王审判长。”

       “是实习啦,实习!”王杰希笑了起来,“我并没有为他们开脱,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还是说你们光明圣殿,信不过我生命法庭?”

       “那当然不是。”骑士长微微颔首拘了一礼,隐藏他沉下来的眸子,“光明圣殿与微草联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自然相信生命法庭对异端的判断。”

       “哦,十分感谢。”王杰希右手捂住心口,露出了那个精致的手镯,他的手指上还戴了不少宝石戒指,“正好,这大刑马上就要开始了。不如请这几位外乡人与我们一同到大广场上去观礼?您若真的不放心,让他们跟在您的身旁,也好随时看着,他们也就没有了劫法场的可能不是?”

       王杰希找了个角度,透过骑士长看向喻文州。喻文州也盯着王杰希,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了。王杰希勾起个微笑,又对正在思考的骑士长说道:“而且我生命法庭的人已经得到了消息,那两个……混入空积城的异端,已经在微草堂的看管之下了。”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


       “当然,如果您光明圣殿想要那两位异端,我微草堂也不是不能给。”

       “如此甚好。”骑士长神色说不出高兴来,“那就有劳您与我们同路,一起去观刑。”

       “哪里话,反正也是顺路,自从平定了北境的异端,咱们空积城可已经好久没这样的大事啦!”王杰希笑了起来,“我也不爱凑热闹,只是想想难得那么多人聚在一起,也有些兴奋呢!我定会帮您,”王杰希看了眼喻文州等人,“还有大家,找个不挡视线的好地处!”

       “谢谢。”骑士长硬生生挤出两个字来。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吧!”

       “慢着!”黄少天厉声道,“剑客出剑,没有不见血的道理。”

       “的确如此。”喻文州眯起了眼睛。

       王杰希抿起双唇,暗暗注视着他。


       “哈哈。”众人口中的疯老头忽然笑出声来,在安静的小酒馆里格外突兀。

       “放平你的剑,我可爱的剑客。剑客出剑,的确是没有不见血的道理。更何况你手中的是圣剑冰雨,是整个格拉瑞斯大陆最珍惜的索克尔钢锻造的呢?”

       黄少天不明所以,但还是听从了他的建议举平了剑。却见老人突然伸手抓住了剑锋,但并未用力握紧,可几乎在同一时刻,光剑就染上了一片血红。

       “老先生快松手!”喻文州阻拦道。

       “哈哈哈,果然是好剑,果然是好剑。”老人松开了手,随意从破烂的灰袍子上撕扯下一块布条,将伤口缠紧,“轻轻触及剑锋就能划开这么大一道口子。老东西我活了这么多年,有幸见识圣剑冰雨的威严,也是够本了,哈哈哈哈。”


       “反正今天也是空积城必将载入史册的大日子。还有什么比处死异端更重要的事呢?这位剑客也是初来乍到的外乡人,还不懂的城立规矩。光明神素来爱人,念在光明神的份上,宽恕他一回也未尝不可。”

       说话的王杰希虽然年轻,却言语老成。骑士长找不出什么漏洞,只好点头称是。

       “既然光剑见了血,那么还请剑客收起你的剑,我们大家一起上山去观礼吧!”


       黄少天叹了口气,将剑收回鞘里挂在腰上。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对着他轻轻摇头,示意些什么就要离开。可刚想走,却被老先生用他那包了粗糙布条的手捏住了手腕。喻文州暗吃一惊,没想到这看似瘦弱的老者竟有极大的气力,甚至,发力的这只手还受了伤。

       “哦,我亲爱的来自炎热之地的小兄弟。”老先生趁着周遭因为骑士们的离开又乱成一团,压着声音对着喻文州的耳朵说道,“你可是忘了你的布尔斯镇口音。”

       喻文州愣了片刻,又笑了起来,用布尔斯镇口音答复到:“怎么可能,那可是我的家乡话。”

       老先生松了手,站直身子,目送喻文州、黄少天还有郑轩跟着人流离开了酒馆。


——————————

1、喻文州、黄少天其实并不弱,只是现在没有强大的后台,还不能体现出来。

2、少年王杰希是老成稳重的,现在只能说在教会面前真会演。

3、个人很不理解话唠黄少天说废话的设定。感觉他只是话唠,但不废话啊。

4、新堰半岛来源《全职高手》,瑞拉夫人原型是那里的野图Boss海的女儿瑞拉。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欢迎红心蓝手评论~




评论 ( 7 )
热度 ( 179 )

© 诺水素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