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全职高手》
转载请先申请授权

看文要注意主页链接
看主页链接先看“目录脑洞”
更文不定期,病中休学党

粮食谱
韩张/all张,all莫(无张莫),
伞修/叶all(无修伞、韩叶),
双花,林方,喻黄,江周,方王,
双鬼,高乔高,刘卢刘,等等

【全职】信[1]

CP:韩文清×张新杰

架空背景,非原著向,不知道是长篇还是短篇。

没有定好名字,等我想起来再改吧。

感谢代发人员~


【全职】信

【作者】诺水素清


第一卷:烽火时代


信件一


尊敬的伯爵先生:

       很高兴收到您的来信。请原谅我这半个月来一直没能给您回复。我相信您也一定知道原因。月初的时候东北线战事吃紧,国王需要重新调派军队。南部战线正无战事,所以,我所在的军队成为了参加转移的那一部分。这并不是一个军事秘密,但有些纪律还是需要遵守的。哈,我知道您会嘲弄我。请您不要笑,我现在已是中尉,不能再像之前做上士那样不听话。这次是急行军,抽不出时间给您写信,路上也错过了很多邮筒。但现在一切皆已安定,我也终于有时间停下来给您写信,但不知这封信会何时送到您的身边,希望您不要因为等待太久而生气,我道歉。

       上次信中,您说您即将从医学院毕业,请允许我提前恭喜。我还记得在大学时您与我的初遇。当时您坐在白亭下读书,很安静,身边没有其他人。您被绿色的矮木簇拥着,鸢尾花开在您的身旁。您当初所着的西服我仍记得很清楚,对了,您还戴着金丝框的眼镜,不知道您现在是否依然戴着。我以为您是一位富家公子,原谅我所说的,与生俱来的偏见让我把您的安静视为傲慢。当初我并不知道您就是伯爵先生,而我向来的鲁莽。我走到亭中与您说了些不好听的话。您很惊讶,但并不是对我所说的,而是对我会注意到您的存在。我也很惊讶,为您的不生气。现在我已很清楚您只是不喜欢热闹。感谢当初您对我冒犯的宽容,您让我从此认识到美为何物。

       很遗憾,我没能顺利毕业就参与了国家战事,我们本可继续学长学弟之谊,我仍怀念我们一同相处的日子,那是无需顾虑并且快乐充实的。但很遗憾,战争打响了,我必须效忠于我的国王,效忠于我的国家,效忠于我的人民。我很高兴您是伯爵并还未成人,可以暂时避免国家的征召。哦,请不要误解。我并不是轻慢您以贵族的身份逃避战火,更不曾想过否认您爱国的热情,您对国家的永远忠诚是我尊重您的一部分原因。只是战争实在是可怕的事,我不想让如您般的美好因战火的硝烟蒙尘,也不想您那注定用来救世的双手沾染夺人性命的罪恶之血。

       而我并不如您那样美好,我出身于铁匠之家,见识浅鄙,从小,我的身上就浸透了腥锈的味道,能上大学绝对是主的恩赐。而您能允许我成为您的朋友,这真是莫大的荣幸。我曾时刻担心我的腥锈会玷污您的纯洁,但您接纳了我,并用您的美好将我从心及身净化,让我放下了对世界低级的抱怨与憎恶,放弃了对他人邪恶的揣度以及暴力解决一切的处事方式。这场战争是对我的一场考验。我会用在战场上绝对的勇敢来证明您对我的接纳是值得的。

       虽说战争可怕,东北战线战事紧急,但请无需为我担心。让伯爵大人为我做无谓的担心,那是我的罪。您知道我的能耐,我曾在大学中,一人徒手干翻过欺辱您的一群持械恶霸。现在,国王将枪与军队交于我的手上,有了如此可靠的支持,我绝对不会让敌人有一丝可乘之机。战争无可避免受伤,我于死亡也无所畏惧,我已失去父母兄弟,多年来也未曾与其他亲戚有所联系。我本无所牵挂,但为了您,我会在克敌之时多加小心。

       啊,我们谈了太多战争。我相信这些事您总会从报纸上看见,或从国王那儿,或从您的父亲,公爵大人那里听闻。还是如您那样,我们说些愉快的事吧!

       在南部战线的日子让我习惯了阳光。现在是三月,我曾担心东北会很冷,我的部下多为南方人,并没有很多御寒的衣物。但主的恩赐,事实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不,应当说出乎意料的好。可能是我的驻地并不在最北方,德拉里亚的气候还很温和,相比南方有些干燥,但并没有到让人不适的地步。相反的,我爱上了这里的天气。北方的阳光没有南方那样毒辣,令人惊异的适宜,多一点就会感到热,少一点就会感到冷。虽然在德拉里亚,但这儿已经能看到春天的影子了。溪水流得很欢畅,没有被冰凌阻隔。土地上少量的积雪也在慢慢化去,在泥土上留下一片深色的痕迹。光秃秃的树枝上已经冒出星星点点的绿色,长势并不是很激烈,远看像一层绿色的绒毛,我相信不过多久就能成为大片的绿衣。

       没有下雪,特此强调。我并非欺骗于您,我很清楚您可以查阅报纸,您素来聪明,总能获得您想要的。这几天下了些小雨,土地有些泥泞,空气有一些凉丝丝的,但并不打紧,远没有到让人生病的地步。相反的,我相信这场细雨过后,德拉里亚的春天就会更加蓬勃。下雨并没有阻断士兵的训练,安德伍德可不会因为天气不错而阻断他的进攻。但还是有好消息的,杜兰戈的普塔亲王会率军队加盟,我们将会一同抵御拉卡拉国的入侵。杜兰戈深知拉卡拉不会放弃对他们的野心,如果我国倒下他们必将受难。所以,这会是可靠的联盟。您一定比我懂得更多。

       写到这儿,雨就停了。窗外的树抽出了更多新芽。北方的春天都已到来,我想其他地域已经是春意盎然了吧。春天总归是属于我们的。算算时日,我们已经三年没有相见,可我总觉得我们只分别了几个小时。如果战事结束,不知我是否有这样的资格,能请求您以私人的名义与我一同来北方看看这里的春日,北方还是很美丽的。

       希望你能原谅我的来信之扰,仍然期待您的来信。


                                                                                      韩文清

                                                                                1917年3月7日


—————TBC—————

假装最后的落款都靠右对齐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如果喜欢,请留言评论,请红蓝。如果不喜欢,请留言指出,这里改进。

谢谢~




评论 ( 7 )
热度 ( 69 )

© 诺水素清 | Powered by LOFTER